香港青年一代为何愤怒 美媒分析有四大因素

【大纪元2019年09月11日讯】从6月9日至今,港人的反送中运动震撼了全球,反送中主力是一批平均年龄不满30岁的香港青年。美媒认为,这群年轻人巨大的反对声浪,是长期积累后的爆发。这群90后出生的年轻人愤怒的原因主要有四个。

美国之音9月10日刊文表示,香港这群90后的抗议者,之所以持续不断抗争,是因为以下四大原因:港警过度使用武力,特首支持港警执法;香港自治权被削弱,一国两制受到威胁;香港经济疲软,年轻人前途无望;中共不断压制港人的自由、民主,港人不认同中共。

一、警方的应对方式和特首的态度

从6月起,香港爆发了一系列大型示威游行和无数起警民冲突,规模和密集程度前所未见,参与抗议人数从数万、几十万到数百万不等,港警的暴力镇压反而激起港人更强的反抗活动。

港警三次过度使用武力,点燃香港青年的怒火。第一次是6月12日的武力清场,警方近距离向香港市民发射橡胶子弹和布袋弹;第二次是7月21日疑似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人在元朗地铁站无差别袭击民众而警察被指坐视不管的事件;第三次是8月31日镇暴警察冲入港铁太子站车厢内,伤及无辜市民。

香港民间记者会发言人卡翠娜·高(音译,Catrina Ko)说,“抗议者一再被警察称作蟑螂和当作蟑螂对待。”同时,当局还将一些抗议者称为“暴徒”。

警方采取了强硬行动,除了喷射胡椒喷雾,并使用催泪瓦斯、橡胶子弹、警棍和水炮,并殴打抗议者和大规模抓人,这些都被港人强烈谴责过度执法。

港人要求独立调查港警滥用武力,但特首林郑月娥拒绝同意独立调查警察执法方式,同时强调当务之急是“止暴制乱”,这进一步激化了抗议者的愤怒情绪。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表示: “当防暴警察使用威胁生命的武器时,尤其是当他们释放超过2000多发催泪弹时,只会引起更多人的反应,并强迫他们牺牲并付出更大代价。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林郑月娥待在防暴警察身后,这只会引发更多人的愤怒。”

二、自治被削弱 普选看不到

游行参与者伍迪·何(音译,Woody Ho)对路透社表示,香港主权回归大陆后,中共党魁当时向港人承诺,香港将实行立法会和特首普选,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许多香港青年称反送中示威是他们最后一搏的机会,抗争的是“一国两制”下承诺的 “自治” 逐渐被削弱。

黄之锋说: “‘一国两制’似乎是失败的。”

2014年6月,中共国务院发布白皮书,宣称在“一国两制”中,“两制”仅能“从属” 于一国,特首人选必须“爱国爱港”,这是港人明确感受到中共将以“全面管制” 取代“港人自治” 态势的开端。

同年8月底,中共人大通过香港行政长官普选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8·31决定”,其中排除三轨制中的公民提民和政党提名,被外界批评是 “假普选”。 8·31框架决议随后触发为期79天争取真普选的占领中环运动(雨伞运动)。

但2014年的12月15日,警方清场,占中行动结束,北京和香港特区政府没有在“真普选”的问题上让步。

“占中”无果显现了北京日渐强势的干预,并证明香港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独立的司法体系,以及正在萌芽的民主正在流逝,对香港青年一代是一大重击。

此外,港府推动中共《国歌法》、占中九子全部罪成等事件,都挑动港人对“一国两制”被侵蚀以及在《基本法》保护下各项自由被破坏的担忧。而这股积累已久的愤怒,在今年以反送中条例为导火索的催化下全面爆发。

香港民主党创始成员李柱铭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和我们身后的人一直在敦促北京要信守诺言。请不要干涉,这是你保证的;给我们民主,这是你保证的。”

三、经济放缓 青年人前景无望

物价飞涨、薪资低、贫富差距大是现在香港大学生一毕业直接面对的困境。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香港青年杰克(Jacky)对美国之音说,世界需要明白,香港迄今所享受的繁荣和经济迅速发展是 “一种幻想”。

根据香港统计处报告,拥有大学学历的平均薪资,从1986年到1996年成长了3倍; 1996年到2006年完全没上升;往后的10年,涨幅甚至不到3成。 2016年到2018年以来,每年平均薪资调升更是不到3%。也就是说,香港回归后的经济状况停滞不前,年轻一代买不起房、生活条件不升反降的情况下,对现状的不满自然就升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香港1997年主权回归时,其国民生产总值GDP是中国大陆的18%。今年,这个数字骤降至3%。根据IMF预测,未来这个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经济师凯尔文(Kelvin)表示: “随着经济影响力降低,香港将永远不可能从北京得到(能实现的)政治要求。”

四、身份认同 香港人vs. 中国人

即将满16岁的紫塔,今年6月首次走上街头。她对美国之音说:“我是香港人,因为我出生在香港,我爱香港。”

很多紫塔的同龄人有跟她一样的认同感,这群在香港回归后出生的年轻人,对本土身份认同愈来愈强烈,趋向认同自己是纯粹的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

2012年,港府试图用 “德育与国民教育科”来改变香港青年的身份认同感。凯尔文说:“在威权政府之下,教育是他们的工具,在人生很早的阶段就被灌输了这些思想。”

目前,香港青年的怒火没有趋向平息的迹象。局势接下来将如何发展,年轻的“勇武派”将坚持上街,还是最终遭到孤立和压制?北京最后会出兵镇压吗?根据路透社披露的林郑月娥的一段讲话录音,她在与一组工商界人士举行闭门会议时说,面对香港困局,她短期内看不到解决方案。#

责任编辑:文朴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香港青年一代为何愤怒 美媒分析有四大因素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