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张顶生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张顶生,男,1956年出生,原宁夏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已退休。其在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刑讯逼供、抄家劫掠。以下是明慧网曝光的其部份恶行。

1、绑架张晓萍,抄家劫掠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午,法轮功学员张晓萍的理发店里坐满了顾客,张晓萍和三个店员正在忙碌。突然,宁夏公安厅黄建忠、银川市公安局张安忠、李存、银川市老城区(后改为兴庆区)公安分局张顶生、马自力等七、八个人闯进去,其中还有一个扛着摄像机的。这些人进店后象土匪抢劫一样到处乱翻:把张晓萍的包打开,将《转法轮》和电话号码本抢走,把屋里所有的东西都乱翻了一通。

不法警察们冲进店里时,有的客人烫发正烫了一半,有的正在上卷抹冷烫精、有的理发只理了一半。他们边到处乱翻,边对顾客说:赶快走,还等着干啥?要把客人都赶走。有位顾客打抱不平说:张晓萍干什么了你们这样做?一个警察说:谁再敢说话就一起抓起来!他们翻完后,把顾客都驱散了,将张晓萍和三个店员绑架到老城区公安分局,审问后将店员都放了。

随后这伙人又押着张晓萍到家抄家。因为没有钥匙,几人在她家门口等着。张顶生带几个警察去张晓萍丈夫单位骚扰并恐吓他配合抄家,张晓萍的丈夫拒绝。押着张晓萍的警察得知消息后,打电话叫来锁匠打开门,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张安忠抄到几张资料,砸到张晓萍的脸上并辱骂她。当天把她关押到银川市看守所,两个多月后非法劳教张晓萍三年。

2、迫害李世林、李金花、朱琳,抄家劫掠

二零零三年六月,法轮功学员李世林、李金花、朱琳三人被绑架。第二天上午,张顶生带人开了两辆车押着李金花到她和朱琳租住的房子抢劫了大法书、打印机、真相资料、一些私人物品、两千元现金;又到李世林租住的房子抢劫了大法书和一些私人物品。当晚,李金花从关押的地方走脱后跑到大街上拦了出租车准备离开,靳春花、马自力在后面追赶,劫持她回到原地,靳春花气呼呼的扇了李金花一耳光,并怂恿张顶生继续打李金花。张顶生把李金花铐在暖气管子上好长时间,手腕勒出了深深的一道血印子。当晚李金花被劫持到银川市看守所。此后,李金花、李世林、朱琳分别被冤判三年、四年、三年半。

3、诱捕张文娟等人,绑架、酷刑折磨张晓萍、申冬梅,抄家抄店劫掠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银川市公安局在银川市步行街搞了一个诽谤法轮功的展板,很多便衣带着相机散布在周围蹲坑,诱捕法轮功学员。当日张文娟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五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张晓萍和申冬梅被绑架抄家,张晓萍的理发店也被抄,张晓萍出租给别人的房子也被抄,屋内柜子锁被撬坏,几个租房客被绑架到新华街派出所关押了一宿。

第三天,国保大队队长孟长义命令吕建荣、张顶生、张安忠等人,开两辆车把俩人强行劫持到了消防总队内宁夏610洗脑班刑讯逼供。孟长义殴打张晓萍致使下颌骨错位。恶警贾玉斌把申冬梅按在地上,拿着手铐要强行铐申冬梅,致使申冬梅惊恐过度昏死过去,半个多小时后才苏醒过来。几天后俩人又被劫持到银川看守所。

孟长义、王满、张顶生、吕建荣、张安忠等人提审张晓萍时实施:头上套塑料袋、打背铐、半蹲吊铐等酷刑折磨。有一次,这伙人将张晓萍审讯后押到看守所时,张晓萍浑身发抖站不住,只能靠着墙。看守所姓刘的警察值班,以为送来的是有病的人,拒收。张顶生说:这是早晨提出去的。刘就问:人咋成这样了,你们铐了多长时间?张顶生无耻地撒谎说:半个多小时!张晓萍当即戳穿张顶生的谎言。看守所领导派医生给张晓萍做了简单的检查后,又嘱咐姓刘的,以后不许将张晓萍带出去。

到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张晓萍被迫害致皮包骨头、脱相、生命垂危,身体机能衰竭,医院签了病危通知书,才取保候审回家。

4、绑架蔡国军,刑讯逼供致残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宁夏610及银川市国保支队和石嘴山国保支队的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蔡国军、胡建才、乔建辉三人。六月八日,兴庆区国保大队人员将蔡国军带到兴庆区公安分局四楼,国保大队队长孟长义、警察张顶生、吕建荣和610王满等人对蔡国军进行刑讯逼供。孟长义先动手扇耳光,后又伙同王满二人给蔡国军上背铐。期间,孟长义逼迫蔡国军跪下,遭到拒绝后,孟便一边用脚踹蔡国军的小腿,一边用力把蔡国军按倒迫使他跪在地上,然后孟用脚踩在蔡国军的肩头、脖颈上,使他的面部几乎贴在地面上。此时,围观的五、六个警察在四周阴笑。当蔡国军质问他们:这是非法侵犯人权!张顶生回答:“中国没有人权,你以为这是在美国呢?”当蔡国军质问:你们刑讯逼供是违法的。王满回答:“不刑讯逼供,你能说吗?”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后来,恶警们抬来一把铁椅子把蔡国军按在上面,手脚都用铁环套住固定在椅子上,前胸用一挡板卡住,外加两条固定带绕过肩膀绑在身上,使人一点也动不了。第二天中午,蔡国军乘孟等人出去吃饭,从铁椅子上挣脱出来,在顺楼外墙壁上的漏雨管道向下爬时,管道脱落而从四层楼高处摔下,造成盆骨粉碎性骨折,脊椎骨两处骨折,右臂骨折。虽经过四个月治疗,但仍然造成右腿残疾。

5、参与迫害赵玉虎、蔡国军、张晓萍、蒋红英、穆志宏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晚,在宁夏“六一零”、公安厅的操纵指挥下,银川市“六一零”、公安局一处、兴庆区分局国保大队的王满、靳春花、兴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张顶生、西夏区分局国保大队的陈建华、王某某采用跟踪、蹲坑、窃听电话、安放定位跟踪装置等卑鄙手段在银川市西夏区先后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玉虎、蔡国军、蒋红英、张晓萍四人,劫掠了私人物品和现金。第二天又绑架了在银川市租住的法轮功学员穆志宏,劫掠了穆志宏的金戒指、金耳环、现金等私人物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期间,公安、国保人员多次到看守所提审,刑讯逼供。后来赵玉虎、蔡国军、张晓萍、蒋红英、穆志宏分别被判刑:七年、五年、五年半、四年、三年。

6、非法提审刘燕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下午,有两个自称银川市大新镇派出所的人,其中一个是姓吴的所长,闯进法轮功学员刘燕家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些真相资料。吴所长为了邀功请赏,不停的打电话叫人。过了一阵,刘燕家就来了二三十人,有银川市公安局的,有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的、有分局国保大队的。他们逼问刘燕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刘燕不回答。

当晚他们将刘燕的大法书籍和资料抢走,将刘燕和仅十三个月的女儿一起绑架到派出所,轮番审讯。在审问刘燕期间,他们还将刘燕上中学的儿子和在外打工的丈夫骗到了派出所,吴所长逼迫他们说出资料的来源。到了半夜十二点,一个恶警恶狠狠地从刘燕怀里夺过女儿,交给了刘燕丈夫。刘燕女儿刚断奶,这一天已经连续十个小时滴水未进了。刘燕丈夫含着眼泪带着两个孩子先回家了。

半夜,他们将刘燕劫持到银川市看守所。刘燕被关押二十四天中,被警察非法提审了四次,其中一次是一个叫刘勇(音)的,一次是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张顶生。他们审问刘燕时,威胁要给刘燕判八年刑。

刘燕从看守所回到家才知道自己被绑架后,丈夫借钱托人给一个戴眼镜、头发花白、姓乔的老头送了一万八千元钱。

7、绑架老幼四人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银川市银古路派出所近十名恶警以查户口为借口,强行闯入城东一小区民宅内。进门后不由分说便在屋里东张西望,乱翻,其中一恶警入室后还在卧室和前阳台翻箱倒柜。当时房间里有两个老太太、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和她妈妈。小女孩看到这么多凶神恶煞的人吓得哇哇大哭,闹吵着要回家。她妈妈抱着孩子往门外走,被四个恶警挡住了。

过了一会儿,张顶生又带着两个帮凶来到现场。十几个彪形大汉就开始对付两个老太太、一个弱女子和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四、五个如狼似虎的恶警把小女孩和她妈妈连推带搡往车上推,后来强行把她们抬到车内;又将其他人强行塞进车内压在小女孩和她妈妈身上。在强行绑架的过程中,恶警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的牙打掉了一颗;小女孩一直不停的大哭,那些毫无人性的恶警丝毫不管不顾。另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被强行塞进另一辆警车。

在银古路派出所,恶警逼迫三人录口供,三人不配合。直至当晚九点左右才分别让三人和小女孩回了家,但扣留了她们的书籍《转法轮》。

8、非法提审丁乾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丁乾上班时,被人构陷,随后被银川市富宁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局贾瑜斌、王世元和富宁街派出所张英才(警号101072)、赵斌(警号110182)等一共八人拿着从丁乾身上非法搜来的钥匙打开丁乾家的门,进门非法抄家。当天下午四点把丁乾劫持到看守所。丁乾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家人找银川市公安局“六一零”的王满、王世元等要人,王满野蛮的推搡他家人、撕扯住丁乾妻子的姐姐的头发往外推、满口脏话辱骂他家人。

五月十六日上午,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张顶生和张英才去看守所非法提审丁乾。六月底,丁乾即被非法劳教两年。

9、非法审讯、逼供张晓春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法轮功学员张晓春女士在居住地被银川市国保人员再次绑架。此后,王满伙同银川市公安局的王世元、张顶生等人对张晓春非法审讯、逼供,后张晓春被冤判三年,在宁夏女子监狱遭酷刑折磨,全身浮肿、心律过速、失眠、剧烈头痛,手颤抖,生不如死。半年后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繁重的奴工,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10、当街绑架李天元,抄家劫掠

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银川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世元伙同张顶生等多名恶警在银川市清河南街大路上将法轮功学员李天元强行绑架,又到他家抄家,随后将他关押到银川市拘留所。多名恶警光天化日强行绑架李天元时,李天元拒不配合,并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引起过往行人的围观,一度使路面交通堵塞。

李天元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后,绝食抗议迫害,第六天出现严重的病症,拘留所怕出人命,将他送到医院检查,身体指标不合格才让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