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海林市退休会计汤玉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海林市今年七十三周岁的汤玉华,是退休会计,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不好,全身都是病:胃溃疡、胃下垂、神经衰弱、妇科病等,特别是神经衰弱经常失眠、头痛,西药一把把吃,中药一罐罐喝,根本不起作用,似乎生命就是承受痛苦。一九九七年四月,汤玉华听亲戚介绍,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就与丈夫去了一个炼功点。不到一个月她全身的病都没了,觉的生活有了新的意义,扔掉了一抽屉的药。修炼大法后,丈夫再不打麻将、不喝酒,不再因下岗挣不到钱而消沉,积极向上,每天快乐有使不完的劲。随后她的一双儿女也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后,汤玉华一家四口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屡次遭受中共当局的迫害,都曾经被非法判刑。其丈夫付英铎因在牡丹江监狱遭迫害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长期压力下,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下面是汤玉华口述被迫害经历。

全家第一次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九月因有同修进京上访被海林市第二派出所非法关押,我丈夫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去看她们,被第二派出所以所长李晓夫为首的警察扣押;我与女儿等到晚九点不见丈夫回来,也到第二派出所去看,看到有两位女法轮功学员被铐在铁椅子上,穿的很单薄,就回家给她们拿来衣服,回来后碰到所长李晓夫,他问我们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们都说“炼”,李晓夫拽着我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女儿阻挡,李晓夫拽起女儿的头发,把人横空摔在门口。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后李晓夫亲自开车把我、丈夫、女儿和一名男法轮功学员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七、八平方米的牢房住了十几个人,都侧着身睡,谁起来上趟厕所,回来就没地方。每天吃的是半生不熟的包米面饼子和连泥带土的菜汤。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在这不足七、八平方的小屋内。三天后,第二派出所在我家抄出了大法书,把儿子也绑架了。

一个月后,警察勒索了我们家共六千元钱,没有任何手续和收据,把我们一家放回。回家后,警察陈磊到我家住着,监视我们,被丈夫赶走。警察李金成经常到我家骚扰,后因工作错误被调离;警察赵胜军又继续来我家骚扰,还和另一警察来非法抄过一次家。

一家四口再次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们一家四口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科长宋玉敏、恶警金海珠、姜元涛绑架并抄家。半夜海林公安局国保科的警察非法提审我,问我知不知道集资的事,我说不知道,他们拿出一张纸让我看,问我认不认识上面的名字,我把纸抢过来撕了。

我被非法关押的号房里有七个法轮功学员,一天我们炼功时,被海林看守所的警察刘清波看见,他把我们叫到走廊上站着,边问我们还炼不炼功了,边骂,后来用小白龙(塑料管子,是一种刑具,打上很疼,但不伤内脏)挨个打。一天我们拿着手抄的《洪吟》背,被副所长单成强发现,进到号房把所有的纸都搜走了,甚至抢走了所有的卫生纸。

二零零三年年前,我们七个法轮功学员订了一些水果给师父拜年,被副所长姜兴瑞看见,把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两人砸一个脚镣,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行动就得两人一起动,一直到除夕才拿下来。

一次单成强打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我不让打,他就强迫我罚站。

看守所里卫生条件不好,很多人都长了疥疮。我身上长的疥疮不是成片的小疙瘩,而是一个个的大脓疥,直长到骨头,每天都流很多的脓血。没有纱布,就用卫生纸擦脓和血,腿上的肉烂下一个很大的坑,经常发烧,十个手指,每个关节都长脓疥,一炼功关节上所有的疥都裂开,第二天封口,然后再裂开。

后我与女儿、丈夫被非法判三年冤狱,儿子五年,最多的七年。我们九个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开始在集训队坐小板凳,一天八小时,吃饭也在小板凳上吃,规定的时间才能上厕所,不到规定时间得报告允许了才能去。监狱安排了刑事犯做“转化”工作,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我不答应,就被罚站,在强大的压力下,我头发一缕缕往下掉。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四个月后我被分到七监区继续迫害,我们被绑架到哈尔滨监狱时,单成强把很多人的行李都扔了,只有两个人有行李,其余的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没有,我们九个人把所有的钱拿出来买了两套行李,一套给年龄最小的,一套给年龄最大的,这样我就有了一套行李。在非人的日子里,强大的压力下,不让炼功学法,我身体每况愈下,一段时间自己洗不了衣服,一点力气也没有,我就偷着打会坐,慢慢的身体才恢复。

三年后我与女儿、丈夫结束冤狱回家,家中一贫如洗,女儿被非法开除公职。我三年的退休工资被扣。可第二派出所警察、社区等不明真相的人时不时来我家骚扰。

二零零七年,儿子从牡丹江监狱回家,五个月后,丈夫因在牡丹江监狱迫害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加上女儿几次被迫害,身心承受不住巨大压力,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去世。

自从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善良人以来,参与迫害的警察、高官等陆续遭到报应,我们全家在这些年的被迫害中,部份参与迫害的恶徒已经遭恶报:第二派出所前所长李晓夫后被公安局开除,刘清波被看守所开除,姜兴瑞患尿毒症换了两个肾,单成强被判一年。本地还有一些高官和警察以涉黑等名目也在陆续遭恶报,今年年初到现在已有三十五人被抓捕,有的是已退休十多年的局长、市长。

希望还不明真相的世人和警察能明是非、知善恶,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条光明的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