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一段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一名教师,全家修炼法轮大法。写出我女儿的一段修炼路,希望世人能了解法轮功。

当我女儿在怀孕三个多月时,她新婚才半年来的丈夫突然离世,这对两个独生子女的家庭来说,真是晴天霹雳。在那最痛心的日子里,我才真正了解了我们用心保护近三十年的女儿,在遭受巨大痛苦和魔难时所展示出的真实的一面。

女儿的所作所为,时时的触动着做母亲的心,我也一次次从心底感慨,是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轮佛法把女儿塑造成了一个内心强大,吃苦、付出、在魔难中仍为他人着想的敬师信法的大法弟子。

安葬女婿的当天,对女儿来说那真是撕心裂肺的伤痛,痛哭之后的她,更多的还是想到她的公婆,想到他们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更需要安慰和鼓励。于是女儿拿起手机,拨通了公公的电话,我听到她说:“爸,你在哪呢?您辛苦啦!虽然某某走了,你还有我妈(自己的婆婆)、有我们呢,咱们的家不会散,咱们的日子还得过……”听着听着,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此时的女儿在我看来是那么的不幸、那么的可怜、那么的让人心疼,而她却能反过来去真诚的安慰公公和婆婆。

我再也忍不住了,哭泣起来,泪水中包含着没有修去的人的情:心疼女儿、可怜女儿;作为大法弟子也有些许的欣慰,欣慰的是女儿在大法中修炼的善心已经超越了剧痛的羁绊。

女婿去世后,关心疼爱女儿的亲戚朋友不断的来看望或打电话安慰女儿。有的说,孩子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父母终究不能陪伴孩子一辈子,她得需要遇事有个商量的人,身边得有一个陪伴的人,她腹中的胎儿将是她未来路上的拖累,希望我们做父母的应该慎重的考虑此事及早的做出选择。

凡是看过法轮大法著作的人,都知道自杀、杀人、堕胎都是杀生。那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坚决不能做的。对于此事,将来承负的是女儿,一锤定音的也是女儿。女儿说:“孩子是我的,是我求师父为我保住的(怀孕期间,出现流产迹象,是女儿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在没有去医院的情况下保住的),我一定要留住。”

面对建议、异议,她是那样的坦然、那样的刚毅。想到丈夫那个家庭中最疼爱自己的姥姥,想到痛失儿子整日以泪洗面的婆婆,想到瞬间苍老了许多的公公,她说:“无论以后的路多么的艰难,我都不能人为的让他们同时痛失两代人。”保住孩子,那是一个家的希望。

之后有一天,女儿从婆婆家回来,跟我说:“妈,我问公公了,儿子去世花了很多钱。我看公公手头好象不宽裕,我把我俩的银行卡给了公公。”这个银行卡是女婿去世前十来天才办理的,是他俩所有的积蓄,共计九万多元钱。女儿说:“人走啦,银行卡给公公了,我现在真是什么都没有啦。”紧接着她又说:“不对,我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我还有师父和大法,我还是幸运的,因为我有师父和大法。”

女儿的这一做法也让我们很惊讶,对于打工的她来说,那个银行卡是这个婚姻中唯一的觉的有点权力支配的东西,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今天,只有大法修炼者才能做到。我可以自豪的说:我女儿修炼的是法轮大法!此时的我,对女儿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当然,她的公婆也是明理的人,他们抽时间把钱都转到女儿一人的卡上了。一来一往中更显出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圆容。法轮大法的无限威德更加融合了这家人。

正如女儿说的那样,日子还得过,路还得往前走。女儿在家休息了几天,就去上班了。上班前爸爸嘱咐她要象一个大法弟子那样,别哭哭啼啼的,大法弟子用正念看问题,不是寻求他人的同情。晚上下班回来,她告诉我,到单位她照旧与同事见面打招呼,忍住了眼泪。单位领导派了一个小姐妹陪着她外出办业务,别人以为这一天她会陪着女儿流很多眼泪,当她说出女儿没有哭时,他们都很惊讶。常人真是无法理解修炼人。而我听了女儿的叙述,我便安心了许多,我知道女儿已做好了坦然面对现实的准备,她已有了担当,有了承负。

听到女儿向同事咨询孩子在上小学前,每年需要多少元的花费。我说我们会帮助她的,她执意要自己挣钱将来扶养小孩。

女儿在一家个体公司上班,每月工资不固定,大体在两、三千元之间。自从有了变故之后,她依然坚持正常休班,不多请一天假,阴雨天也不再打车,很少买新衣服(她说孕妇穿什么也不好看,有穿的就行了),偶尔去餐馆吃饭的事也杜绝了,只要是对胎儿不利的饮食都不吃。

女儿也几乎不在我们面前流眼泪,偶尔受到委屈或遇到矛盾、遇到不开心的事,心里难过时,她总是到师父的法像前坐上一会,或流泪、或无声的倾诉来缓解内心的压抑和寻求师尊的帮助,每次都是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打开心结。

老姨家的妹妹对她母亲说:妈妈,我大姐真了不起!

去年暑假期间,她老叔家正在读大学的弟弟来我家住了几天,他对女儿说:姐,你是不是又回到了从前念大学时的状态(指现在没有了丈夫,单身一人,可以自由自在)。女儿对我说:“我那天真的弟弟呀,我再也回不到从前了,除了肚子里的孩子,我们那儿还有一家人呢。过几天,我就要回去看看公婆,住上几日。”看得出,女儿不再是以前的女儿,单纯、无忧无虑,女婿的离去,让她有了担当,有了责任感。

随着时间的流逝,孕期已進入大的月份,女儿的肚子渐渐凸起,手脚也肿了起来,弯腰穿鞋子都很吃力,尤其是她骑电动车上下班,坐在车上凸出的肚子几乎塞满车时,我有些担心。不骑车吧,她总外出办业务不方便,所以就顺从女儿,直至产前近一个月。在这期间,每次女儿回来时,我希望一家人坐在一起集体学法,可女儿总是说要自己学,后来我才知道,她要亲自为腹中的孩子读法,让孩子熟悉她的声音。有时她会连续读一讲甚至更多,知道女儿的想法后,我们在一起学法时,我就尽量让女儿读。

当我遭受政法委、“六一零”骚扰迫害,他们拿公职来要挟我,并且停止我给学生讲课。这时我同女儿交流,女儿淡然的说:“妈妈,经历了变故,对于我来说,什么事都是小事!那么大的事我都能放得下,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哪?”是啊,在佛恩浩荡下,小小魔难又算得了什么。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的一天 ,女儿被送進了待产室。当时待产室里还有另一位产妇,由其丈夫和姐姐陪护。产妇躺在床上,输着液体,疼的泪流满面,她丈夫紧握着她的手,不断的安慰、鼓励着她。听说她产前的各项指标不太好,血压高、羊水少,自然生产很困难。此时,女儿站在床边来回走动,时而扶着床头站一小会,不断做着深呼吸,头上有些冒汗,看得出间歇性的阵痛一阵比一阵疼。另一位产妇羡慕的说:你看她多好,好象不怎么疼,各项检查很适合顺产。但我心里明白,如果没有师父保护,女儿也一定会哭叫的。是现实改变了她,是师父让她学会了坚强、坚韧。过了一会,另一位产妇被推走進了手术室,去做剖腹产了。

每过一会,医生给女儿检查一次,说女儿的宫口开得很快,并劝说女儿打无痛分娩针,都被女儿拒绝了。女儿说:不太疼,我还忍得住。医生说:“哪有生孩子不疼的,这会忍得住,一会疼起来你就忍不住了。现在条件好了,打一针就不痛了。孩子出生时那撕心裂肺的疼,以后想起来都让人不寒而栗的。”女儿一直坚持着不打针,医生惊叹着。

又是一阵疼痛,经医生确认后,护士们匆忙把女儿送進产房,進产房后不到一小时孩子便出生了。事后得知,到最后女儿觉得没有了力气,不想用力了时,一个念头打入脑海:整个过程都没有让你怎么痛,到最后了你还不承受一下。一语点醒女儿,一用力,骨头象裂开似的,随之宝宝诞生了。医生也为女儿竖起了大拇指。

宝宝出生前,我们双方父母和女儿曾商量过是否要请月嫂的事,女儿和我的想法基本上一致。一是我们身边有抚养过多个孩子的老人,他们有带孩子的经验,有些事情不明白可以请教她们。二是请月嫂的费用较高,知名的月嫂每月要近万元。对于我们两个工薪阶层的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应该让我们的钱花的更有意义些。虽然不请月嫂我们会很辛苦,但最终我们决定自己来带。

现在(编注:本文成文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小外孙女已出生五个多月,非常健康,没生过病,也很少哭闹,越来越乖巧,亲朋也都喜欢她,她也很努力,努力成长,高兴了,两臂、两腿不停的伸曲,象个振翅飞翔的小燕子。古代有麒麟送子、还有送子娘娘等,我说大法师父送的宝宝就是与众不同。

如果没修炼法轮大法,女儿经历的事情,做父母的真是不知道她会怎样面对,更不敢想象会给她造成多大的伤害,心灵留下多少阴影。感谢师尊、感谢大法,也感谢无私帮助的同修。溶在大法中没有过不去的坎,是法轮大法让我们了悟缘份、了悟人生、了悟轮回。是师父的看护使女儿从巨大的痛苦中一点点的解脱出来。不让他人担惊受怕、牵肠挂肚。唯有法轮大法才会使修炼中的弟子们变的内心如此强大。

我们是个修炼之家,法轮大法教我们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在大法师父的教诲下,我的女儿在生命的再次选择中,站在他人的角度上,没有考虑自己的未来,考虑的是公公、婆婆。

希望世人,用心来了解法轮功,在事实面前,中共编造的各类欺天大谎,如天安门自焚等,不攻自破,都是欺世的弥天谎言。从我们的经历中,可以看得出,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就是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