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善良姐妹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法轮功学员杨太珍、杨太英姐妹俩,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姐妹俩经历了重重的苦难:三次进京上访三次被截,遭重金罚款敲诈;被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四年,受尽监狱的酷刑折磨;严重的经济迫害与恐怖高压,她们的家庭、家人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一、姊妹三次进京上访的经过

杨太珍、杨太英是中国上亿法轮大法修炼人中,身心受益者之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了,昔日追求道德提升、身体健康、一心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成了迫害的对象。善恶不分,正邪颠倒,一个国家乱象丛生,法轮功学员有责任站出来向国家、人民讲清真相,澄清真伪。同年十一月,姐妹俩为证实“法轮大法好”进京上访,但是还没找到信访处就被截访回来,关进了纳溪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天。

为了阻截法轮功学员上访,当地“六一零”(专门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如纳粹的盖世太保)、派出所、街道办、社区互相勾结,把迫害的黑手伸向了法轮功学员的家庭。监视居住,上门骚扰,恐吓,责令家人管控法轮功学员,离间家庭关系等。

太珍、太英的丈夫都被这无耻的高压吓坏了,精神非常紧张,回家见到妻子就辱骂,拳脚相加,以发狂的暴打来发泄心中的郁闷。杨太珍被丈夫卡脖子,两次都差点儿死在丈夫的盛怒中。杨太珍被逼的走投无路,而且生命时刻处于危险中。

为何她们昔日温馨和睦的家变得杀气腾腾?为何老实、胆小的丈夫一反常态,变得狂躁、暴戾?修炼“真善忍”做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有什么错?法轮大法师父无私的给予人民健康的身体,启迪人高尚的心灵,有什么错?为什么要整的修炼人家无宁日?那么大的中国哪里才是百姓说理的地方?

面对这一切的不公,迷茫无助的姐妹二人为讨说法,求公道,二零零零年八月再次踏上进京的旅途。不幸二人再次被非法截访回来,遭到非法刑拘一个月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纳溪区“六一零”与安富街道办举办为期一周的第一期洗脑班,地点在纳溪区粮油宾馆。中共满以为如以前的历次运动一样,速战速决,几天就能把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拿下来。警察、社区出动大批人马在全区范围内抓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洗脑迫害。

杨太英,五十一岁,纳溪区农机局的公务员。农机局领导陈隆华在区“六一零”的胁迫下,配合派出所警察、安富街道办事处主任刘永福、副主任袁丽华等,把杨太英从单位抓到了洗脑班;与此同时,“六一零”国保大队、街道办事处、社区与管段警察一群人,闯进杨太珍的家,也把她绑架到了洗脑班。

洗脑班人员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强迫法轮功学员接受中共诬蔑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宣传,逼迫他们在空前的高压下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保证不进京上访。还叫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到洗脑班去签承诺书。

洗脑班的警察杨正超咆哮道:“法轮功是政府镇压的对象,我们想怎么整你们就怎么整你们。下次你们再上访,把经济给你们掏空、掏干”。

接下来纳溪区“六一零”与安富街道办继续办第二期洗脑班。地点在纳溪区县招待所。杨太珍与杨太英姐妹俩抵制迫害,拒绝再到洗脑班。于是,农机局领导陈隆华、办公室主任李立,派出所警察与街道办事处的一大群人,把杨太英从单位的家属院劫持到纳溪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太英的丈夫多方找人请求放人,没人理会。杨太英绝食抗议,七、八天后出现生命危险,才由其丈夫签承诺书后担保回家。

杨太英被抓的同时,国保大队、街道办事处等十几个人聚集在杨太珍家门外,准备撬门入室抓人。气势汹汹的土匪行为惊动了周围的邻居,杨太珍的婆婆吓坏了,赶快去把杨太珍的丈夫叫回来开门。年迈的母亲、惊魂不定的丈夫瑟瑟发抖,眼看着暴徒从家中把亲人抓走。

杨太珍被绑架到了纳溪区招待所第二期洗脑班,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她的家就在洗脑班附近,快过年了,她的婆婆和丈夫去洗脑班要求放人回家团年。在洗脑班威逼下,其丈夫被迫以自家门面作担保,写保证书,另缴3000多元现金才把人接了回家。杨太珍在洗脑班仅十几天就被勒索现金3000多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快过年了,当地国保、“六一零”、街道办、社区迫害法轮功更加疯狂。他们在全区范围内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非法拘禁,或非法拘留,同时部署了全区各行各业、各单位、学校召开揭批大会,搞人人签名表态过关,组织大规模游行。游行队伍呼喊着诬蔑法轮功的口号,举着诽谤法轮功的标语,游遍纳溪区城区。法轮功遭迫害,群众受毒害,杨家姐妹心如刀割。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腊月二十九,除夕前夜,下午下了班,陈隆华把杨太英叫到办公室,要她写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揭批材料,责令其表态不修炼法轮功,限定在第二天上班前交给他,否则“明天就把你送进区上办的第二期洗脑班,或拘留所。”

姐妹二人虽然暂时在家有一丝自由,但是同样面临再进洗脑班,或被非法拘留迫害的危险。眼看就要过年了,而她们的家却处于高压的恐怖中没有团圆的欢乐。这时,姐妹二人带着沉重的心情再次离家,第三次赴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寻求公道。她们再次被截访回来,各自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受到强制改变信仰的种种非人折磨。

二、被非法劳教 遭重金敲诈

姐妹俩第一次上访被非法截访,截访人员去北京的机票等非法截访费用全部算在她们头上,她们各被敲诈人民币一千八百元。杨太英被敲诈的这笔钱,是纳溪区“六一零”指使杨太英的单位从她的工资里扣去的。单位受株连,业绩评估受影响,杨太英本人还被行政记大过处分,取消当年各项奖金。

第二次被截访,纳溪区“六一零”再次向杨太英敲诈所谓“截访费”4500元,责令单位从她的工资中扣除。纳溪区政府对杨太英作开除留用处分,每月只发给本人约200元的基本生活费。

第三次被截访后,姐妹俩被非法劳教两年。正当她们被劫持到劳教所,她们的家庭阴云笼罩,亲人正处于极度悲哀的恐惧之时,政法委、国保“六一零”向杨太英家人敲诈7000多元的所谓“遣返费”,从每月仅有的200元基本生活费中扣除;纳溪区安富镇街道办事处要杨太珍的家人交出一笔巨额的现金罚款。他们威胁说:如果不把钱拿来就拍卖门市!(门市的房产证已作杨太珍不上访的担保,在街道办人员手中捏着)杨太珍的丈夫十分惧怕,不得不向亲友借款拿出他们索要的26718.20元现金,要回了房产证,和担保书。

街道办人员陈某出具的罚款清单《安富街道办事处涉及法轮功人员开支情况表(杨太珍)》:

1、上次王小萍进北京费用5600元;2、王小萍去重庆费用2836.20元;3、周祯儒去成都费用1320元;4、袁丽华进北京费用5080元;5、赵大强进北京费用7092元;6、粮油宾馆法轮功学习班3900元(杨太珍在洗脑班8天时间吃饭自己付了钱的,这3900元是被勒索的);7、纪委检查涉及法轮功开支890元;8、合计:26718.20元。

经济掠夺,使姐妹二人本来就痛苦不堪的家庭雪上加霜。这就是纳溪区洗脑班警察叫嚣的“把你们的经济掏空,掏干”,这就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经济上截断”的群体灭绝政策在纳溪区地区的具体实施。

三、非法劳教后姐妹俩继续遭迫害

妹妹杨太英的家庭被拆散

二零零三年三月,杨太英两年非法劳教期满,纳溪区“六一零” 头目高理继续剥夺杨太英的人身自由,不让她回家,直接从劳教所劫持到纳溪区“六一零”设置在天仙洞仙鹤宾馆的洗脑班内非法拘禁,单间禁闭了五个月。杨太英绝食抗议,直至吐血,生命垂危,才通知其老母亲把杨太英接回了家。

撕裂亲情,逼迫家庭成员参与迫害自己的亲人,以邪恶的“党性”践踏人伦,是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手段之一。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纳溪区“六一零”、国保大队警察使用株连手段,对杨太英的丈夫及丈夫的单位频频施压,胁迫他参与迫害,要他配合做好所谓的“转化”,监视杨太英的一言一行,密切注意杨太英思想动向,并天天向他们汇报;杨太英不得有年休假,不得请病事假;不得离开单位、家属院子,不得与外界的人来往接触,修炼法轮功的亲姐妹都不准往来;单位长期指定一个职工专门负责监视,盘问来找杨太英的人。杨太英单位的领导还责令其丈夫收缴杨的工资存折、身份证等各种证件。杨太英坚定信仰不妥协,“六一零”等就经常到她丈夫面前挑拨,煽动,威胁,恐吓。

长期处于来自国家强权、专政机关、政府、单位的强大高压,任何一个小小百姓的小小家庭都是难以承负的。杨太英的丈夫被迫选择离婚,好端端的家被江泽民、“六一零”活活给拆散了。

二零零四年九月,杨太英粘贴“真善忍好”的不干胶向世人讲真相,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受尽牢狱之苦的杨太英回来后,国安“六一零”头目高理、街道社区人员经常到其单位骚扰,给单位领导施压,找麻烦,在大街上一碰到杨太英就威胁、恐吓。

姐姐杨太珍的家庭仍然恐怖笼罩

二零零三年三月,杨太珍非法劳教回家后,受到更加严厉的管制。杨太珍,六十岁,是城镇居民,没有单位。纳溪区“六一零”、国保大队、社区居委会与管段警察,就拽着她丈夫不放,把他作为他们利诱,胁迫,要挟的对象。他们经常给她丈夫打电话要挟,或叫去谈话当面施压,要他对妻子严加看管。每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期,还给她丈夫几百元钱的维稳费,收买他把人看好。这些人还恐吓其丈夫说,对他们所做的事一概不准对外讲,更不能上诉;勒索去的几万元钱不准对外声张,否则就抓去坐牢。杨太珍的丈夫无法摆脱这无边的恐惧,一进屋就变本加厉的打骂杨太珍。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杨太珍去交电费正走在街上,两个便衣突然窜出来把杨太珍绑架上车。当太珍的家人得到消息到看守所为杨太珍送去衣物时,才知杨太珍被绑架后仅几个小时就被再次送到地狱般的魔窟──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四、姐姐杨太珍遭当地警察暴力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上午,杨太珍在龙车镇赶场被龙车镇派出所绑架,杨太珍被绑架时,龙车派出所临街的窗口围上来很多赶场的民众,有人以为派出所抓到的是小偷或骗子,杨太珍就对着窗口大声向民众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没有错。请大家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派出所警察拿来胶带封住杨太珍的嘴,又用胶带把杨太珍的双手反绑起来。

在龙车派出所与纳溪区国保办公室里,杨太珍抗议绑架,两次欲起身回家,都被警察强行阻拦,警察抓住她的胸口猛力一推,推倒在后边的沙发上,背心遭重创顿时痛的喘不过气来。在龙车派出所与纳溪区国保办公室连续遭两次野蛮的暴力袭击,杨太珍的前胸后背疼痛难当,连呼吸都痛,疼痛两月未消。

纳溪区国安警察将杨太珍劫持到纳溪区公安局。在纳溪区国保办公室,杨太珍被铐上手铐。

杨太珍说,这天她的包里没有真相资料,在龙车遭绑架时包被警察夺去,到纳溪区国保办公室作登记时,警察竟从她的包里拿出来几份真相资料。于是杨太珍当场抗议,她说:“有法轮功资料本身没有错,资料是让人明白真相、是救人的。但包里的真相资料是你们故意放进去的。”杨太珍被警察非法关押进纳溪区安富看守所。

国保警察将杨太珍拉到纳溪区县医院强迫体检,遭到杨太珍抵制,警察指使几个便衣从一楼到四楼,将杨太珍抬上抬下,每项检查都由这些人抓胳膊、抓手、拧手臂、按腿、逮脚强迫进行,甚至抓着她的头发作胸透等等,一个弱小的妇女被四、五个男人强迫着,一场体检就是一场野蛮暴力的折磨。晚上,杨太珍全身疼痛,在看守所里连翻身都困难。

在看守所里杨太珍绝食抗议迫害,强烈要求释放回家。第四天,杨太珍被从鼻腔插管灌食,灌食不成,就被注射不明药物后进行输液。第五天下午,杨太珍抵制输液,就被狱警用手铐、脚镣呈大字铐在医务室床上,名曰“休息”。

杨太珍多次向狱医提出解开她的脚镣手铐,她说:你这是休息吗?这是酷刑,是五马分尸。快给我解开,这里已伤了皮,疼的很。你这手铐脚镣是铐坏人的,我们是好人,我没犯法,又没犯罪,你铐我就是你们在犯法、犯罪,就是你们在执法犯法。”医生借口没有钥匙,杨太珍一直被铐到晚上约十一点。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纳溪区棉花坡镇派出所的警察又将杨太珍绑架、非法关押一天半。她又被铐上手铐、又遭受一番强迫体检、照相的野蛮折磨。

五、二零一五年遭诬判 姐妹二人同陷冤狱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杨太英被江阳区国保六一零绑架,关进纳溪区看守所。姐姐杨太珍为妹妹请律师,为妹妹申诉奔忙。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杨太珍在送孙子上幼儿园回家途中被纳溪区国保人员绑架,非法关押进纳溪区看守所。

杨太珍被关进纳溪区看守所一年多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一审二审都是秘审秘判。判决书上却谎称“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杨太珍被劫持到了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

妹妹杨太英有律师介入作无罪辩护,仍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四监区迫害。杨太英不服诬判,带信出来,希望她的八旬母亲为她申冤。

从杨太英的母亲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可以得知公检法构陷杨太英的部份情况,极其邪恶行径。

非法查抄。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国保、社区人员谎称漏水,骗开房门,将杨太英从家中绑架。抓人,及查抄住所均没有出示警察证,搜查证是后补的;查抄的私人物品不让本人过目;没有物品扣押清单;没有现场封存物品;扣押家中钥匙、现金等私人物品至今尚未退还;公安查抄她的办公室、扣押办公室物品当事人没在现场,也没告知当事人;搜查后没有清单;保险柜的公款私款丢失;损失财物价值上万。

伪造证据:搜查笔录、现场勘验笔录不真实。法庭用不真实的笔录充当证据,伪造的证据。

搞假开庭:一审、二审在人们不能随便进出的看守所内进行。公检法司人员、乡镇司法人员、全市各社区、街道办、不明身份的便衣,聚集看守所外阻止民众旁听,还对庭外关注开庭的民众非法摄像,拍照,有的被现场绑架带离。

有身份证的亲属被阻拦庭外,说是要旁听证才能进去。杨太英的亲属、家人、朋友一个都没能进场旁听。此案一审、二审都搞的是不准民众旁听的假开庭,违反《刑事诉讼法》的公开诉讼原则,而判决书、裁定书却谎称“本案适用普通程序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一审随意更改庭审时间,不作解释,造成经济损失不作赔偿。二零一四年二月,泸州市江阳区法院曾正式通知律师,将于三月四日或五日上午九点半在江阳区法院第四庭对杨太英及李延钧开庭审理。二月二十八日,江阳区法院又打电话问律师三月四日能否到庭,律师确认能到。三月三日下午,律师、李延钧的家属等赶到泸州市准备第二天开庭,泸州市法院突然通知律师,开庭时间延期,具体时间等候通知。

一审开庭临时更改开庭时间,不对律师及当事人的家属作任何解释,对造成律师往返北京旅差费数千元的经济损失不作赔偿。

一审隐瞒开庭地址。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前,杨太英的辩护律师接到开庭通知书,通知说五月十六日开庭,开庭的地点是“泸州市中级法院第九审判庭”,但具体地址却不是在泸州市中级法院所在地,而是在“纳溪区新乐镇大河村四社”。

连一审都没进行,怎么到“中院”庭审此案?而且这个“纳溪区新乐镇大河村四社”象是农村居民区域,中院第九审判庭在这块地盘上的哪街哪号啊?一头雾水的律师五月十五日抵达泸州市后立即向法院询问开庭的具体地址,江阳区法院不告诉律师,仅回答:找不到地址可到法院来用车把你送去。

经查,“纳溪区新乐镇大河村四社”范围内有个看守所。律师及家属才恍然大悟,原来江阳区法院把泸州市中院第九庭设在偏僻的纳溪区看守所。江阳区法院不直接告知律师开庭地点就是在纳溪区看守所,而要施放烟幕,故弄玄虚将开庭地址设为“纳溪区新乐镇大河村四社”,把人命关天的司法审判,搞成“捉迷藏”的儿戏。

蓄意构陷:一审、二审律师依据国家现行法律为杨太英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律师指出,修炼法轮功信仰无罪,传播法轮功“真善忍”理念无罪,揭露迫害讲真相言论自由无罪。律师充分阐明了当事人无罪,要求立即释放。法庭对当事人的自辩与律师的辩护意见均不理会,故意错用法律,蓄意构陷,造成了冤假错案。

超期羁押:一审、二审不能在法定时间内结案,应当无罪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泸州市法院没有照章办事,违法对杨太英超期羁押。期间,杨太英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遭到一群在押犯人的野蛮灌食。

六、姐妹二人遭到的监狱酷刑折磨

中共的劳教所、劳改营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以摧残肉体来泯灭信仰,手段残忍。不管到劳教所还是劳改营,法轮功学员一进监狱就会遭到一轮暴力洗脑、暴力“转化”的残酷迫害。监狱利用犯人行恶,犯人执行监狱的迫害指令可得到较高的减刑分;狱警与犯人狼狈为奸,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杨太珍、杨太英都遭到种种非人的酷刑折磨。

劳教所的罚站。站军姿:面向墙壁,双脚尖顶到踢脚线,双手与裤缝线持平,笔直站军姿,不准动,不准眨眼睛打瞌睡,不准说话,不准左右张望,由两个包夹守着,随时都会遭到一阵拳打脚踢。刚进劳教所每天从早上6点开始站到晚上11点、12点,或者凌晨1点,每天站十七、八个小时,持续一个月。杨太珍站的双腿肿胀,双手肿的五指张开合不拢,腰腿疼的如要断了一般。时而全身发抖、心脏发颤,一阵心慌人就要昏倒,紧贴着墙,二十多分钟才能度过那要命的时刻。

站趴壁虎:在站军姿的基础上,双手上举过头顶趴在墙壁上,称趴壁虎。杨太英被投进劳教所当天,被强令站军姿,从下午站到晚上九、十点钟就倒下了,第二天又继续站。被包夹认为在洗脑时杨太英态度不好,就罚站趴壁虎一周。一天站下来后躺倒床上全身骨头如散架了一样。

暴打:劳教所要法轮功学员全身脱光检查,杨太珍抵制这样的人格侮辱,被吸毒犯(狱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一拳猛击到胸口,杨太珍的胸部疼痛了两个月。吸毒犯受狱警指使,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入劳教所的原因,借此让法轮功学员承认自己有罪,认罪伏法。杨太珍坚决不写,吸毒犯就将写好了的内容强迫她签字、盖手印。杨太珍不从,七、八个在押人员就穷凶极恶的拉的拉手,按的按头,抓的抓头发,打的打。

限制洗漱、如厕:上厕所做什么都要打报告。在劳教所,信仰坚定、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被包夹严加管制,洗漱、上厕所做什么都要包夹带下楼给狱警打报告,侮辱自己某教人员。有一次杨太珍与其他人一起上了厕所没有打报告,就被吸毒犯纪祖莲(包夹)从厕所里拉出来罚站了好几个小时。

挨冻:杨太珍觉得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是好人,不是有罪的囚徒,于是拒绝穿有罪犯标志的囚服。劳教所警察与坏人就把她所有的衣物全都搜走,只剩下一身短衣短裤。到了深秋,天气越来越寒冷,杨太珍被冻得不行,恶警不但不准她加衣服,包夹还把监室里的电扇打开呼呼的吹,故意冷冻折磨。

暴晒:夏天最热的时候,强迫在烈日高温下所谓的“军训”。

疥疮:在劳教所第九中队时,杨太珍全身染上疥疮,流血流脓,奇痒难忍,全身没有一块好肉。用过的洗脸毛巾一拧就是血水,垫坐的纸浸透着血与脓。

灌药:杨太珍修炼法轮功一身的病都好了,十多年来从未吃过一粒药,身体好好的。劳教所以体检出杨太珍有高血压为由,强迫她吃药,不吃就强行灌,灌的满身满脸都是水,头发湿透,衣服湿透还不能换。她发现帐上的钱经常短少,原来在她没有吃药、没有买药的情况下都付了医药费,付了钱却没有收据。吸毒犯说,吃不吃药都得付药钱。吸毒犯在警察指使下任意支取杨太珍的钱,将不明药物放进菜汤里、饭里让杨太珍服用。

以前,杨太珍满身病痛,有些病并不是药物能治好的。在修炼中随着思想道德的升华,心性的提高,修炼人的身体就在不断净化,杨太珍已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劳教所不准修炼人炼功、学法,用体罚、酷刑、剥夺睡眠、不准大小便等等恶毒手段损害法轮功学员的健康,无病也被整成了重病。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有一次杨太珍不配合坏人量血压,她们就强行把她拖出监室外残酷折磨。从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近期恶行》一文中这样的报道:八月上旬,泸州市大法学员杨太珍体检时高血压175,警察强迫杨吃药,杨太珍拒绝吃药,被吸毒女犯陈昕、吴娜娜、纪组莲等强行拖出房间,在过道上用布条将杨的嘴绕头缠住,用手铐将杨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又用布条捆住杨的双脚踝,在警察杨懿擎、任凤鸣的注视下,杨太珍奋力喊出“法轮大法好”,被吸毒女犯陈昕、吴娜娜连拖带抬的拖往厕所。面对双手双脚被捆,坐在地上的杨太珍,吸毒女犯一边骂着流氓语言,一边用脚后跟猛踩杨太珍的右大腿,又用脚狠踢杨的前胸、后背,更为下流的是用脚踩杨的乳房。二小时后,警察杨懿擎才解开杨太珍的背铐,说:“我们是对你生命负责,出去后不准说!”

据杨太珍说,那天她一直被折磨到晚上九点,姓杨的警察才来解手铐。姓杨的狱警说,吃药就不铐你。杨太珍对她说:为了吃药就把人打成这样,出了问题谁负责?如何向我的家人交代?炼功十年来我没吃药,我都是好好的。到了这里你们才把我整成了这个样子。
警察面对杨太珍的质问,心虚说:“进寝室不准乱说话。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不要告诉寝室里的人。就说你走不动是因为坐的太久了。

两天后,杨太珍的右大腿全是青红紫绿的瘀斑,双手用力撑着才勉强能站起来,走路都走不动,上厕所下蹲十分艰难。一个多月后杨太珍的胸口出气还很痛,五十多天后双腿仍疼的站、坐不能。队长任凤鸣及其它狱警装着什么也没看见,对杨太珍的投诉不理不问。

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很多,拒绝穿囚服的、不报数的,就不准集体吃饭,不准洗澡。杨太珍因收监不报数,每晚要被面壁罚站几小时。

杨太英两次被非法劳教也遭到同样残酷的折磨。如,不“转化”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罚站、罚坐军姿等。从明慧网上法轮功学员的揭露中获悉,杨太英被暴打、挨冻,通宵门窗大开着冷冻,通夜不准睡;双手上举贴墙站壁虎,站得双手双脚都浮肿了,腰疼的如快断了一般……

迫害持续二十年来,中共劳改营迫害法轮功更是疯狂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如监狱警察与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金字塔形的,牢中牢的层层管控。如,劳改营里要打罪犯报告,服刑人员要声称自己是罪犯才可以购物,上厕所等。否则罚站,剥夺睡眠,挨打、挨饿、受冻等各种残酷的严管迫害。

杨太珍说,帮教陈容、马鞘、徐华、万有意叫来罪犯高明洪、赵正群、瓦年强迫我在她们写好的三书、四书上签字、按手印,威胁说,不承认是罪犯就剥光衣服,光着身子示众。徐华、马鞘打我专打脸,扇耳光。我不写“转化书”,不承认自己是罪犯,不打罪犯报告,不按监狱的要求在年鉴表上填写悔罪、认罪,就被严管,通宵不准睡,不准我买生活必需品,强迫我每天看自动翻转的、高音频的诽谤诬蔑法轮功的谎言音像,罚干义务扫大厅等等。

监狱近年实行互相监督制,三到七人一个组,一人违规,全部受罚。最毒的一招就是,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的态度,不符合他们的思想要求,就以互监组全部人员连坐受罚来相要挟,逼迫人妥协,就范。法轮功学员被置于强大的精神高压,与身体承受的极限中,一直到非法刑期结束。

妹妹杨太英,优秀的国家公务员。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后被开除公职。只因在监狱每月的思想汇报中不写 “法轮功是×教”要与之决裂的那句话,被严管。严管先定半个月,期限到了还不写,继续严管。恶警雷梦滢强迫杨太英在饭厅外罚站,遭到杨的抵制。雷梦滢就叫来朱敏等一群帮凶,两个人一边架着杨太英的一只胳膊,往窗子边的墙壁靠,朱敏从后面抓住杨太英的头发往后仰,另几个人在前面用食堂的凳子抵住杨太英的腿往墙壁推,强迫杨太英贴着墙站。杨太英呼喊“法轮大法好”。恶警雷梦滢等叫犯人把杨太英的袜子脱下来,塞进杨太英的嘴里。(四监区副监区长刘忠淑很赞赏恶警、犯人的这种做法,教唆那些犯人:以后哪个要呼口号就拿抹地的抹布来堵嘴)恶人们把饭厅的门关上,不准里面的人听到、看到外面发生的事。

恶警雷梦滢又叫这群犯人用捆绳把杨太英捆起来抬去二楼密室。杨太英双手反背铐,全身捆绑,双腿直膝并拢,与身体呈九十度坐在地上。打手朱敏骑在杨太英的脖子上,压弯她的腰,把头压到腿上,几天后杨太英走路都一腐一拐的。

杨太英被整得血压高达200度,住院一周后出院接着严管。白天跟其他人一样劳动,早上比别人早起20分钟罚站;午休罚站,晚上收工回来晚饭后罚站;站到晚上9点收监集合,再由帮教包夹谢立书、打手张菊花带到密室一边罚站,一边受洗脑的噪音折磨。密室里不准上厕所,被泼冷水,遭拳打脚踢,每晚折腾到十二点、凌晨一点、两点……

包控法轮功学员的服刑人员可以得到包控的减刑分。一个包控被驱使当帮凶整杨太英没有那么卖力,被恶警叫去大骂一顿。于是她就把委屈与怨恨往杨太英的身上发泄。另一个包控不想参与当帮凶,专管法轮功的副监区长刘忠淑就把她的包控给撤了。

七、母亲的心声

杨太珍姐妹的老母亲,现年八十四岁,一个普通的,看似平凡的中国农妇。二零一五年震撼全球的诉江潮中,这位善良而伟大的母亲,勇敢的站出来为正在冤狱中遭受折磨的女儿维权、鸣冤,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

母亲在诉状中说:我的女儿有什么罪?她们有枪有炮吗?杀人放火、偷盗抢劫了吗?没有!从宪法、法律、法规中找不出她们犯了哪条哪款,为什么要迫害?我的女儿是好人,善良正直,仗义勇敢。好人无辜遭受这么多的痛苦折磨,人道不公,天理何在?

太英病愈。母亲诉说道:“小女杨太英是我的第八个孩子,是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农机局财务管理人员。今年54岁。她以前满身是治不了的病,什么肾病综合症,肾脏肿,便血;慢性肠炎、高血脂等等,一天一副中药,还要吃大把的西药,如何治疗都治不好。真不知救命的灵丹妙药这世上有没有?她的生命能撑多久?

“一九九七年是太英身体最不好的时候,不能正常上班了,我在她身边照顾了她十个月。记得年关到了,单位领导催完成工作任务,杨太英把帐带回家,趴在床上工作。因为她腰部疼痛无力,站也站不起,坐也坐不得。

“九八年有人给她推荐法轮功,万没想到,她一炼法轮功病就好了!她以后不用再吃药了,于是她把全部药品扔进了垃圾。感谢法轮功,感谢法轮功师父让我女儿从此容光焕发。这是我亲眼见证的法轮功的奇迹。”

杨太英一九八五年从学校毕业分配到单位,承担本单位会计核算管理和本系统财务管理工作。得法修炼后,她以“真善忍”要求自己,追求道德升华,努力归正自身不好的思想,行为。如,收到客户不必开票的公款收入,严格入账管理;购买东西,销售单位主动少收钱、多开金额的发票,她按实际付款报销;参加各种会议,承办单位只开会务费发票,不收钱她就不报账,收钱少的票据,就按实际金额报;出差所到单位几乎都承办了伙食,别人回单位仍报伙食补助,而她不报;到下属单位,下边的人送的土特产等各种礼物,她拿到单位与职工分享;收没开票的临时公款存银行利息绝不占为己有……贪财占便宜的事不但她不做了,还劝家人、教育孩子也不要做。在她的带动下,单位有的同事也开始约束自己不贪不占,回归正途。

太珍不再为医疗费发愁。

老母亲说:“我的三女儿杨太珍,今年六十岁,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永宁路社区居民。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医疗费用每月数千元。由于没有固定收入,常为昂贵的医疗费用发愁。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痊愈,身体恢复了健康,丢掉了医疗费的沉重包袱,她本人受益,她的家庭受益。街坊邻居都知道,太珍是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从不搬弄是非,本份老实,与人为善。”

“作为母亲,我为孩子们解除了疾病的痛苦,得到了身心的健康而倍感高兴。她们修炼法轮功,这条路走对了。”

老母亲呼吁说:“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们的国家、社会不能再让江泽民这个恶棍这样肆无忌惮的祸害下去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要在这老祖宗留下的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国泰民安,中华子孙才能福寿延绵。”

母子连心,八十高龄的老母亲日夜牵挂着冤狱中的孩子,一天天的盼着,熬着。等到受尽冤屈与凌辱的姐妹回到母亲身边,母亲已瘫倒在床。杨太英被开除公职,三十年工作的工龄不给计算,到退休年龄办不了退休,生活没有着落,无力赡养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强咽下心酸的泪,杨太英尽力照顾母亲,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老人的身体倒下了,可勇敢不屈的心还在期盼着,等待着。她相信,迫害彻底结束的那一天到来,她的孩子,及所有的中华儿女就能摆脱中共红魔的迫害,获得真正的自由。

参与迫害的部份人员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历任政法委书记、综治办主任、国保人员:余庆;黄忠杰;高理

纳溪区法院:
审判长郑余静
审判员余鑫海
代理审判员赵丽
书记员袁露倢

纳溪区检察院:
韩刚、衡果

泸州市中级法院:
审判长李旭东
审判员李瑞亮、徐智宏
书记员李梅

检察员韩少华

江阳区国保大队:
罗伟、衡思红

江阳区检察院:
刘森、高冠一、李世雄、刘晓霞

江阳区法院:
审判人员徐翻翻、康泸、孙华
书记员马结

泸州市检察院:
检察员杨涯林

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恶警张晓芳、李麒、任凤鸣

四川省龙泉女子监狱:
廖琼芳
四监区副监区长刘忠淑
三监区杨咏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