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解和母亲的宿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我因为从小就不是在母亲身边长大,在心理上和她就不亲近,母亲把对父亲和婆家人的怨气撒在我身上,总是数落我和恶语骂我,我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原来我身体很不好,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好在我父亲是医生,吃药打针很方便,但是母亲就更看不好我了,说我像一个“病西施”等很多难听的话,刺激我。我是一个内向的人,生性相对善良,不愿意也不想告诉父亲背后受到母亲的虐待,怕他们因为我吵架。背地里,自己偷偷流泪,想不通为什么亲生母亲对我这么无情,问天问地的,伤心难过。

婚后,身体更不好了,得了一种叫美尼尔氏综合症的病,还很难治愈,因为是精神压力导致的,症状是失眠、贫血、健忘、低血压、低血糖、脾气暴躁,最难过的是严重时,眩晕伴随着上吐下泻,真是无以形容的难过痛苦。

幸运的是,在一九九六年的大年过后不久,我喜闻法轮大法,开始修炼了,在看师尊讲法录像中,我就疾病全无,明白了我的母亲为什么对我那样,明白了为什么人会生病,明白了做人的目地。

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母亲更是恶语相向,我丈夫因为修炼大法,被迫害失去工作,她都怪罪于我。但是,我因为已经修炼大法三年了,不再生气怨恨她。可无论我对她多好,怎么顺着她的意愿,她都会疑惑的用蔑视的眼光看我,用恶语刺激我,我只能被动的忍受,周围的亲朋都看不过去了,理解不了为什么母亲对我这样。

随着我不断的在大法中修炼心性,我悟到了我还是在情中,我对母亲好,是为了证实自己好,不是为了证实大法好,认识到之后,我和母亲的关系有所改善,但是没有解决根本,她还是不愿意三退(退出邪党的当、团、队),不愿听大法真相。

真正的使母亲对我改变态度,是在一次她大病后。那一年,刚刚过完年,因为母亲和儿媳生气,胆结石化脓发炎,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需要马上转院。我听到消息后,马上赶往医院,路上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怕母亲因为我的到来莫名的生气。

一路上想着师父讲的大法相关内容,修炼人要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母亲今生今世毕竟怀胎十月生下了我,我更应该善待她,我今天不要证实自己,只为母亲得救,证实大法对我的改变,证实大法好。

当我走進临时病房,看到被病魔折磨的面色惨白、努力抬起头微笑着看着我的母亲时,我心底激动的感谢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太神奇了,那一刻,我知道师尊帮我化解了和母亲的宿怨。

母亲转院住院,在观察病房时候,我让父亲、妹妹、弟弟都睡觉去了,我一直不睡觉,默默的看着输的营养液,因为血管不好扎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血管,位置不好,稍一动就堵住营养液不往血管進,我就用手把着母亲手,她睡着一动,我就轻轻正过来。

后来快天亮的时候,母亲第一次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说:“来挤我旁边,躺下休息一会吧。”然后努力的在那很窄的观察床上腾出来一点地方来,带着哽咽的说:“躺这,来,快点。”

住院期间,母亲不愿意别人陪护,就用我,弟弟笑着说:“这下妈改变的太大,还离不开你了呢!”出院时候,母亲要去厕所,我陪她去了。可母亲半天不出来,我一问:“咋还不出来?”母亲说;“因为伤口疼,怎么也够不着自己擦。”我就笑着说:“你早说啊,咋不吱声,来,我给你擦。”母亲感动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我这边给她擦,母亲自己喃喃的愧疚的说:“你怎么还能给我擦呢?”

亲友们也都看到了我的表现,都知道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后来在同修和母亲讲真相的时候,母亲做了三退,也高兴的在家里摆上了大法真相年历。

后来中共恶人利用母亲找我丈夫,以给恢复开工资利诱她时,我進一步讲明真相,告诉母亲,是当地正在办邪恶的“转化”大法弟子洗脑班,他们说的话都是骗人的。在这之后,恶人再给母亲打电话询问我丈夫的下落时,母亲堂堂正正的说:“你们也不提补发工资的事了,工资国家给拨款了,你们为什么截留不给?我姑爷不大吃大喝、不坑蒙拐骗,更没杀人放火,做好人有什么错?为了一家人生活,他不得不出去打工养家,你们不要再利用我,你们这些大骗子,再打电话骚扰我,就报警!”吓得恶人一个劲的道歉、说好话,再也不联系她了。

母亲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支持了修炼大法的亲人,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