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死人”疑云 遇袭乘客披露实情

【大纪元2019年09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彬香港报导)9月9日,警方、港铁和消防处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港铁发8.31太子站内截图,港铁基于私隐理由拒绝公布闭路电视片段;警方重申当日警员无打死人;消防处不排除当时救护人员重复点算受伤人数令伤者人数有出入。香港市民更加愤怒,完全不能接受政府与港铁的说辞。

9月7日,学生在九龙湾静坐抗议,不满港铁变党铁,抗议8.31晚间警察的血腥袭击。(宋碧龙/大纪元)
港人8月31日发起不同形式的活动,继续抗议。铜锣湾有示威者遭警方抓捕。(宋碧龙/大纪元)

8月31日晚,大批港警闯入太子站,无差别地向乘客挥舞警棍,喷射胡椒喷剂。车厢内,有的乘客举起双手求饶,有的乘客颤抖地相互抱拥痛哭,惊恐地发出呼叫;月台上,速龙疯狂地追打年轻人,周围的乘客惊恐地不知所措,不时传来乘客愤怒地叫喊:“警察是黑社会!”警察的奇袭过后,车厢、月台上散乱着背包、衣物、雨伞等大量物品,留下一片狼藉和让人屏息的恐怖。

“8.31晚警察的血腥袭击”成为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最惨烈、最恐怖的一幕。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多少人受伤,有没有人死亡?有多少人死亡?成了香港、世界最关注的焦点。

“8.31晚”乘客经历

一位名叫阿辉的男子是“8.31事件”的亲历者,他在9月2日举行的反送中“三罢”集会上讲述了那晚的部分情形。

“我就是那晚坐上‘厮杀列车’的一名乘客。”阿辉说:“那帮暴徒(警察)冲进月台、车厢见到穿黑衣服的,挥棒就打,几人被打倒在地动不了了,我想向上去扶起他们,被他们大声喝斥:‘不要动!不要动!’,有人要拍照也同样被他们大声喝退,整个车厢里一片尖叫和混乱。”

他说,后来列车宣布停运,被迫下车,可是不久速龙又冲进月台,开始了第二次对乘客的攻击。阿辉还谴责港铁和警察配合得很好,关掉了自动扶梯,使民众无法走脱。

大约在晚上11点半,播音说,要关闭车站,没有告诉我们理由,就叫我们上了另一辆列车,把我们送到石硖尾,叫我们离开。

“8.31晚”急救员经历

另一名亲历“8.31太子站袭击事件”的急救员阿谦讲述了那晚的亲身经历,他说:“8.31的恐怖远超7.21。”

阿谦是随示威者行动坐港铁,约(8月31日)晚10时45分,列车在太子站停下来,车站广播通知列车停开。

不久,警察冲进月台,阿谦随即走至第二、三车厢相接处,看到警察对车厢里不断以粗言呼喝“曱甴(蟑螂)出来!”

车内的乘客,没有穿黑衣的,部分人戴口罩,他门以伞阵保护自己,警员继续叫喊“曱甴出来”,命令乘客下车,但乘客们十分惊慌不敢离开,警察冲上来揭开伞,用警棍攻击乘客,还向乘客喷胡椒喷剂。

很快有人被打破了头,阿谦开始救护伤者。他先后处理3名头部受伤的20岁出头年轻人,“(伤者)止血时间比一般长,要15至20分钟,都是伤在后脑位。”他说,3人伤口不是瘀肿,而是爆开,可见真皮。

阿谦用尽了手上二、三十块敷料,也未能止住流血,不得不四处找来纸巾、毛巾、卫生巾等止血,当中一名伤者出现休克。

后来,列车开至油麻地站,月台职员要求他们全部下车,3名伤者中,一人止住了流血,但出现休克,须坐轮椅,另外两人由流血变为渗血,最终全送院。

记者拍摄纪录

据《苹果日报》在Facebook上的一段视频显示,8月31日晚,在太子站月台,虽然4、5名警察已围堵了一名年轻人,他已无路可逃,但那些警察毫不迟疑地挥棍猛打其头部,之后把他摁倒在地,一名警察用手卡住年轻人的颈喉。

画面显示,年轻人在被摁倒在地之初还有所抵抗,之后就看不到抵抗了,他半张着嘴,眼神呆滞,身体没有了反应。

压住年轻人的两名警察,相互对望了片刻,没有进行下一步的逮捕动作,他们稍微松开了对年轻人的控制,然后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求帮助。年轻人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中,手脚、身体始终保持一个姿态,没有丝毫反应。

警察的袭击到底有没有致死案例?有多少?

“8.31晚事件”后,9月1日凌晨3时15分召开记者会,港警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表示,当场拘捕40人,罪名包括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刑事毁坏、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等。

余铠均称有激进示威者破坏港铁旺角站设施后,到月台乘车离开时换衫“乔装市民”,强调警方有专业能力分辨示威者和普通市民,否认警察有暴力执法行为。

警方的说明引起民众质疑。从众多媒体报导一系列的录像显示,警察对抓捕对象一律是毫不迟疑地专门击打头部。与当局反复强调的“适当执法”明显相距甚远。

“8.31晚事件”亲历者阿辉在9月2日的“三罢”集会上,谴责港警1日凌晨记者会对事件的说明。“警察的说法完全是颠倒黑白,大家看到的都是警察在暴力打人!”他说:“我要告诉所有的媒体,那晚发生的事,告诉他们真相,同时我们也不会屈服!”

另一位中年女士9月6日,从屯门坐两小时车转乘来到太子站,要求港铁公开“8.31晚事件”真相录像。

她说:“他们(港警)在歪曲事实!觉得很心痛。”她急促、大声地对向围着的人说,“自己本来对‘反送中’运动是保持中立的,但当看到8.31晚,警察在地铁里疯狂的追打一般民众后,我要求港铁向公众公开真相的录像。”

失联者频出 警察打死人传闻不断

8.31事件后,有多名港人表示,他们亲人和朋友在“8.31事件”后,不知行踪,失联了。连日,不断有港人在事件的标志性场所――太子站献花烧纸,祭奠死者。9月6日,数百民众前往太子站跪求港铁公布8.31监控录像,但未得港铁回应。

9月7日傍晚,港铁太子站仍旧有民众前来献花,聚集。图为民众贴上“生要见人 死要见尸”横幅。 (余天佑/大纪元)

日前,香港观塘社区主任梁女士引述在太平间工作的人士透露,8月31日晚有6名死者被警方送到太平间,遗体都遭到“90度向后断颈”。此外,还有网友引述一名高级警员妻子的消息透露,在太子站打死人的不是香港警察,暗示是假扮港警的中共军警。

9月1日,多个医院工作人员率先开始集体静坐,抗议港警滥暴。有香港网友透露,太子站打死人的消息已在可接触到内情的医护界传开。

9月6日,一名女士在太子站祭拜,她现场接受外媒采访时说:“我的女友在8.31晚失联了,她的母亲前几日去警方要真相,结果也不知去向,失踪了。”

有三位年轻人告诉《大纪元》,“他们有2名朋友失联了,他们几乎每天都联系的,但是8月31日之后朋友不知了去向,一直在多方打探他们的消息,至今下落不明。”

有民众在脸书爆料说,抗议人士在旺角警署前烧纸、撒纸钱时,一名警方女谈判专家在安抚示威者时疑似说漏嘴。她表示,“我明白你们在悼念死去的抗争者”。

有网友跟帖说,这是警察“鬼拍后枕”说了真话,等于承认太子站打死人。这名女警说完后,立即有一名男警“补锅”,声称太子站“没有死人”,显得欲盖弥彰。

为何不让急救员立刻救护

8.31晚,由于地铁内多人受伤,最少7辆消防车被派到现场,救护员于太子站出口以三色垫作伤情轻重的区分,在站外等候至少30分钟,警察才开闸容许救护员入内,但至晚上1时许,太子站内仍未有伤者于站内被救出,后得知伤者由港铁先送往荔枝角站,再由白车送院,其中3名伤者被送往广华医院,3人均头部需包扎,其中一人躺上担架床,两人坐上轮椅送院,一名男子衣领染有血渍。

另据消防处于晚上11时05分的消息,接报太子站有多人受伤,初步指有10名伤者,据伤势分类6人为红色(伤势严重)、2人黄色(伤势不重)及2人绿色(轻伤)。

进一步的消息显示,8月31日晚11时33分左右,有救护员和记者被警察从太子站B1出口赶出,随后落门关闸,但是地铁内还有大量伤者,警察的异常举动引起众怒,外面大批市民高喊:“警察是黑社会!”

直至9月1日凌晨12时23分左右,在太子站E出口外大量救护员在预备救护工作,至少等候30分钟,警察才开闸容许救护员入内。港铁职员向救护员表示,现场有10名伤者。

8.31晚的油麻地,有急救人员在地铁口拍打着铁栅栏,声泪俱下地哀求警察说:“阿Sir,请让我去救人吧!求求你们了,我只是去救人,只是去救人,救完人,你们打我都行。”

这位急救人员的声音最后变成了沙哑无助的哭泣,和另一位急救人员跪在地上,抱着头无助地痛哭。最终也未被容许去救人。

此外,9月10日警方在发布会上称,有3名伤者从油麻地搬出,但是8.31晚现场急救人员证实,当时地铁里有4名伤者,其中1名是重伤,流血不止躺在地上,这名重伤者到底去了哪里?

9月1日凌晨4时左右,有医管会高层在社交媒体上透露,经他多方查证,8.31当晚有7名伤者(3名重伤,4名略重伤)经地铁运往荔枝角地铁站,之后将伤者送去明爱及玛嘉烈。至少延迟医治3小时。

民众质疑警察处理后续事件的手法

民众质疑警察在处理太子站后续事件的手法异常,并提出不少质疑。首先为何突然中途清场,赶走了包括急救员和记者在内的警察之外的所有人员,之后关闸,但现场却留着大量伤者。

至少让急救员在外等候了30分钟,这空白的30分钟到底警察在下面做了什么?为什么不容许急救员施救,以及记者的现场报导?

其次,警方为何不能把伤者从太子站搬出,送往医院,而是用地铁把伤者运到不被关注的荔枝角站,而且延误了3个小时左右。

为何只公开荔枝角站录像?

根据医管局发布的消息,8.31之夜,共接获41人受伤送院,5人伤势严重,但当日并没有接获死亡的个案。同时,消防处公布事件当晚有7名伤者。

《明报》7日头版报导,称取得了与太子站相距3站的荔枝角站监控录像。

报导称,从闭路电视片段确认到事件当晚,从荔枝角站B2出口共有7名伤者搬出,人数与消防处公布的吻合。其中,有人以绷带包头、躺在担架上不见动弹,亦有人双手疑被绑。

对此,网上出现大量留言,众多认为,公开的荔枝角的录像唯一能证明的就是当局发表的“伤者7名的说法是有证据的”,并不能平息“毁尸灭迹”的传闻,反而让人更质疑当局试图在掩饰真相,因为民众期待的是公开8.31事件没有经过加工的完整的闭路电视片段。#

责任编辑:连书华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8.31太子站死人”疑云 遇袭乘客披露实情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