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十五年后 黑龙江省鸡西市房起财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房起财,今年四十七岁,一九九七年夏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后,他道德回升了,暴脾气变的温和了,家庭和睦了,身体也健康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及中共迫害大法后,房起财因坚持对大法的信仰,遭到恶党疯狂迫害,被非法拘留、酷刑逼供,遭冤狱十五年,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出狱时,他曾经幸福的家庭已四分五裂。下面是他的血泪经历。

一、前期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中共迫害后,作为在法轮功中修炼受益良多的房起财,本着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依法上访,说几句心里话,却遭绑架,被恒山区柳毛矿派出所警察左树清押回,非法拘留了四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间,房起财被片警左树伟带到柳毛矿派出所迫害二天,所长宫喜海、副所长王海涛等人逼迫房起财放弃信仰,写所谓“决裂书”。

二零零一年六月间,因警察多次骚扰恐吓,房起财被迫流离失所,失去了厨师工作。在鸡西市鸡冠区贴大法真相时,房起财被鸡冠区红星乡派出所副所长薛某绑架,当时的所长是韩丽。他遭刑讯逼供二宿一天,被戴手铐、脚上支棍,被毒打,往眼里、鼻里灌芥末油。房起财后走脱。

酷刑演示:戴铁支棍
酷刑演示:戴铁支棍

二、遭绑架酷刑

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晚,房起财到同修家,敲门时发觉屋内有人蹲坑,他飞跑下楼,后面的警察开枪射击,然后把他绑架到鸡冠区永昌路派出所,酷刑逼供、毒打。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察用腰带掐子狠搓房起财的肋骨,从晚上七点多一直搓到半夜,房起财被折磨得身心疲惫痛苦不堪,然后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年零八个月。

期间,公检法相关人员罗列罪名,以此来邀功请赏,因房起财不承认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在鸡冠区法院先后被庭审三次。有一个法官叫张保明,公诉人是鸡冠区检察院的石峰(女),她说房起财态度不好,要求重判。房起财被冤判了十五年,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到牡丹江监狱关押。

三、冤狱十五年

1、极差的伙食

房起财刚进牡丹江监狱的时候,长期喝大米水,吃板糕,冻白菜、冻萝卜汤,因有些苞米面是长期滞销,受潮、发霉、发红、变质的低价劣质面,所以板糕很难吃,菜汤不见油腥,却常见碗底的泥,犯人都吃不饱。要想不挨饿就得到狱中商店买吃的,虽然店里的东西多数是假货、次货,却卖得昂贵,犯人每月只开八元钱,家里不给钱根本就买不起,因此很多犯人是天天、月月、年年挨饿。

因监狱只重奴工生产,食堂卫生差,管理不当,二零零六年六月间,一千五百多名犯人食物中毒,当时喝的是白菜汤,可能是白菜上残留的农药没洗造成的。房起财吃完晚饭半夜肚子难受,拉肚、呕吐不止,肚子剧痛,吐的食物发黑,身体软弱无力,眼前发黑迷糊。很多犯人休克了,被抬到医院。

2、超负荷奴工

房起财刚进牡丹江监狱的时候,监狱做汽车亚麻坐垫。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中旬,监狱给大连的一家亿家衣日本公司做服装,一个多月要完成五万三千件衣服,刚调来的十一监区大队长周继和在大会上说:“宁可扒层皮,也要拿下五万三”。有些狱警私下说:“这是闭门造车啊!”犯人们每天从早五点干活,三餐都在生产车间吃,完不成工作量的老弱病残犯人干到十点多,最后终于完成了“任务”。

二零零八年,十一监区被评为全省监狱生产效益第一,大队长周继和获奖和省监狱管理局领导到澳洲、加拿大旅游,狱警也有奖励。按监狱管理规定,犯人每月给十元钱,而狱方还找借口克扣二元,只给八元。

二零零四年冬,监狱爆发伤寒病,很多犯人肚子疼,还拉油,痛苦不堪。因长期劳累,休息不好,还吃不饱饭,卫生条件差,很多犯人被折磨出了病,得肺结核、肝炎、脑梗、高血压、心脏病的犯人很多,狱方不愿给治疗,严重的就应付治疗,有些犯人就渐渐地病死了,还有的犯人不堪虐待,跳楼自杀。

3、酷刑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房起财到监狱,被分到十四监区(后改为十一监区)。第一天就被关小号迫害十五天,狱警是刘伍阳,房起财绝食四天抗议。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大队长周继和,副大队长是王双喜,他们不让房起财学法炼功,还安排犯人包夹迫害他。房起财绝食抗议,被戴脚镣关小号十五天,每三天给他灌食一次,灌的是苞米面稀粥加一整袋盐!苞米面粥变得极苦,灌食时,犯医特意用粗管插鼻孔,然后快速地拔出管子,反复多次,拔出的管子带着血,溅到墙上。房起财被折磨得痛苦无比!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全国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牡丹江监狱有两名修炼法轮大法的狱警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判刑,引起震动。刚来的尹政委大骂监狱教导员,然后层层逼迫狱中的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大队长周继和、副大队长李瑞、教导员李波安排犯人迫害房起财。房起财被打,上绳,扒光衣服,身体被缠上胶带,开着窗户浇凉水冻,他被折磨了一天一宿。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另外,二零零五年时,监狱严重缺水一年多,每个犯人每天只给二斤半水,洗漱、喝、刷碗都成问题,更别说洗澡了,有些犯人几天不能洗手脸,手上长着疥疮,还要装牙签,分拣卫生筷子。

房起财被劫持关押期间,母亲姚仁兰得知儿子被冤判十五年,着急上火,一病不起,父亲房国民精心照顾了二年多,才有所好转。后来,六十一岁的父亲房国民带着无限的牵挂与思念离开了这黑暗的世界。房起财妻子无法等待十五年的漫漫长夜,在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到狱中和他离了婚。房起财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刑满出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