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脱衣就滚?女足教练涉猥亵 家长报案官方封杀(图)


女队员
江苏女子足球队教练涉嫌性侵未成年女队员(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19年9月10日讯】(看中国记者黎小葵综合报导)日前江苏女子足球队教练涉嫌性侵未成年女队员一事引爆舆论,尽管官媒指受害人家长报案,警方已介入调查,但当地媒体人透露,该事件正遭官方强力封杀,而举国体育体制的政治因素,令事件变得更加复杂。

网友“用户沉思足球”8日在微博披露,江苏省青少年足球队姓陈主教练,常常深夜以谈心或按摩为由,单独前往队员宿舍,强逼年仅13至14岁的女足队员脱光衣服,如果女足队员不愿意,他就会再以担任球队正选诱骗、威胁、恐吓,更甚者会对她们施加各种报复性辱骂或劝退,导致队员产生极大的心理恐惧,时有轻生念头。

举报信指出,以2006年龄段一位队员为例,陈广红今年6月以找该队员谈话为由,在自己的宿舍逼迫她脱光全身衣服,队员在极其恐惧的情况下,脱了上衣,陈广红见阴谋没有得逞,再威胁说给一个星期考虑,如果不从就滚蛋,然后该队员哭着离开。事后,陈广红以各种理由对该队员进行惩罚和辱骂。此后几天,该队员在如此大的心理压力下,成天以泪洗面。

举报信还指出,陈广红平时在训练中,也是脾气恶劣,性格粗暴,时常会抽打队员耳光,对小队员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阴影。事发后,部分家长已经把孩子从队伍里领回了家。

除了这些幼童被猥亵外,教练陈广红和助教凌雨阳还经常用一些“莫须有”问题,向未成年、无任何收入的队员们进行巨额罚款,若不从就会加以威逼其退队。很多时候他们以队员前途为由,向球员家长索要财物,金额高达20至30万元人民币。

《扬子晚报》稍早报导,陈广红是福建福州人,在江苏女足球队执教多年,属国家级足球教练,江苏足球训练基地98年成立后,他进入江苏足管中心下属球队,最初在男足青年队担任助理教练,后转进江苏女足一线队担任助教,现任江宁足球训练基地女足青年队主教练,而他指导的女足队队员大多为13至14岁。

据悉,至今多名受害人家长除就事件向南京市纪委及江苏妇女儿童保护机构举报外,还前往足球队所在的丹阳市公安局中山路派出所报案。当地警方表示已介入调查,但没有进行详细说明。

针对此事件,江苏女足主教练及姓凌助理教练均未出面回应;江苏省体育局也拒绝作出任何评论。

当地媒体人王女士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尽管该事件已引起社会大众关广泛关注,但江苏方面已经封杀了相关资讯,江苏省级媒体记者试图采访亦被禁。

她说,“今天(9日)还问这个事情呢,但官方也没发布什么消息,现在我们这边也不让采访,本来派了题去做,后来说不做了。”

微博博主“女足那些事”转发“用户沉思足球”的微博指,事实上,这些受害女生家长的举报信多石沈大海,陈广红曾宣称自己后台硬,不怕这些家长举报。

“每一个行业里面,长期以来都有它的获利的模式。”法学院教授曾先生分析认为,该事件背后存在着现实的利益因素。

他以体育特长生升学为例,“据我所知,这些孩子们他们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它招的这种学生,我们把他叫做特长生,如果需要600分,他(她)可能只需要400分、300分就可以了。”

曾教授说,“以前我们体育部负责这个项目的招生,公开在外面说,5万块钱一个人,或者10万块钱一个人,你就可以进来,上大学,因为它每年几十个指标。”

自由亚洲电台指出,现在中国大陆和前苏联一样,实行举国体育制度,国家要以巨额投入和残酷训练来培养运动员竞争世界级冠军,并以此彰显中共所谓制度优越性。但从以前的马家军丑闻,到最近的游泳冠军孙杨兴奋剂疑云,都使得中国在国际体育界声名狼藉。

1993年第七届运动会期间,原马家军教练马俊仁带领辽宁田径队夺下12面金牌,一年内,刷新66项中国、亚洲,甚至世界记录。此后“马家军”名声大噪。但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马家军”突然消失匿迹,直至2009年,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推出《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首次从官方角度证实,马家军7名队员中,2人尿检呈阳性、4人血检超标,共6人服用兴奋剂或有强烈的服用禁药嫌疑。

到2016年2月,《马家军调查》一书作者赵瑜披露,当年原马家军教练马俊仁强迫队员使用兴奋剂,导致女运动员失去生育能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