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港铁公布CCTV截图 无打人场面亦无视频

连日来,港铁太子站都有民众前来献花,聚集。(余天佑/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8.31太子站港警暴力殴打市民并传出死亡消息整整10天后,港铁才首次公开当日太子站内的闭路电视录像(CCTV)截图,但不公布视频片段,以“闭路电视被损毁或涂污”为由未公布警察施暴的场面,并指称当日站内并无死亡报告,但此举仍无法让外界释疑。

8月31日晚,疑似中共武警公安冒充的大批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冲入港铁太子站车厢内,暴打市民,多人头破血流,有人被打瘫在地上,被形容为“尸杀列车”。事后警方驱散太子站所有记者,港铁事后更封站两日,坊间传言指当晚有人因而死亡。

港铁姗姗来迟的公布 无现场视频片段 无打人场面

虽然政府及警方连日来不断否认,但仍未能释除疑虑。公众连日到太子站悼念疑似亡者,更跪求港铁公开闭路视频。然整整10天后,港铁才于10日公开了26张在8月31日太子站内的闭路电视(CCTV)截图,却以“片段涉及乘客私隐”为由拒绝公开视频片段。

港铁公布8.31太子站内一些视频截图。(港铁新闻稿)

而该批截图并未能看到防暴警及“速龙小队”暴力殴打市民的情况,港铁在新闻稿内解释称,当日晚上太子站内共有3部闭路电视被损毁或涂污,故录影片段并不齐全。港铁还宣称根据车站记录,当日站内并无死亡报告。

港铁指,根据车站记录,由于太子站内当晚有多人受伤,警方评估当时太子站附近情况后,认为伤者不合适经该站出入口离开。港铁因应警方要求,安排一列特别不载客列车供救护指挥官及救护员护送伤者由太子站前往荔枝角站,将七名伤者送往医院治理。

港铁指翻查有关车站记录,当时有一班往中环方向的列车由太子站抵达油麻地站后,有人受伤,于是协助召唤救护车。据相关闭路电视记录,消防处救护员在晚上11时31分将3名伤者以及一名乘客先后带离油麻地站。

而对于港铁以“片段涉及乘客私隐”为由拒绝公开视频片段。网站Webb-site则引述2000年高等法院上诉庭一宗案例为例。该案裁定个人资料可以通过拍照而搜集得到,但这并不表示所有相片也一定是个人资料。换言之,如相片只显示出某人的样貌,但没有包含该人的姓名或其它个人资料(即该人只是一个“匿名拍摄对象” ) ,这幅相片一般不会被视为个人资料。

在港铁公开该截图之后,连登随即公布831当晚“社会记录协会”所拍摄到的影片,综合数位在场人证,分析并公布3位没有出现在被捕名单中的被捕人士容貌衣着。包括一名参与救人的被打致头破血流的墨绿上衣男子、一名一度手脚僵直呼吸困难、怀疑有恐慌症灰背心肥身材男子、以及一位被殴打致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

媒体记者公布救援视频

10日,南华早报记者alvin llum在个人推特独家披露了油麻地站和荔枝角站的两段现场视频,其中油麻地站外的视频显示,有3位伤者被带离。其中一人坐靠在担架上,显示3人全部都是头部受伤,绑绷带。

Alvin llum在独家获得一段目击者拍摄的荔枝角站的现场视频,显示9月1日凌晨1时到1时50分之间,有7辆救护车到现场拉人。

早前消防处回复查询时指,星期六晚11时05分接报,12分钟后抵达现场,警方当时指太子站附近不安全,伤者不宜经该站出口离开,港铁之后安排了特别列车,护送7名伤者前往荔枝角站,当时7名伤者中,有3人伤势严重。然而首辆救护车离开荔枝角站的时间是星期日凌晨1时42分,距离接报已经过去了2小时37分钟。

警察成为镇压人民的武器。8.31在太子站内发生的事件成了整个运动的转折点。

自从8.31以后,太子站每日都有人到现场献花悼念疑死于警方暴行的市民。早前,有一名女市民接受外媒记者采访讲述,她自己一位朋友死于8.31警方袭击,年迈的父母去讨要尸体也被软禁,愤而发声。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

香港观塘社区主任梁翊婷也曾在IG发文,称有街坊亲口跟她说,有位做殓房的朋友告诉他,太子站共死了6个人,都是断颈死。

香港政府拥有超过七成股权的港铁,在这次反送中运动中,多次因为与警察配合,而遭到示威者抨击,包括随时将部分出入口关闭涉嫌设局困住示威者,从而协助警方在地铁站和进入车厢内肆意暴力殴打示威者和乘客,并且又在没有任何理由下关闭整个车站,似乎刻意对一般民众造成不便,而将责任推卸给示威者。

7.21元朗黑社会与警察涉嫌勾结事件,列车车长在明知车站内已经有白衣黑社会分子群殴乘客,还坚持要所有在车厢内的乘客下车,被示威者批评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9-11 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