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爆公司注销潮

文/山河

刚刚进入2019年,大陆就爆发公司“注销潮”。近期,大陆各地媒体版面上,刊登着密密麻麻的企业注销公告,触目惊心。据悉,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每天登报注销的公司超过2000 家。

苛政猛于虎

出现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自2019年1月1日起,由中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各项社会保险费和先行划转的非税收入,面对骤然升高的企业成本,不少企业难以为继。

北京的张先生前几天刚刚注销了自己的饭店。张先生表示,他2年来承包北京市朝阳区周边几家企业的工作餐,生意还算稳定,不过,自从北京市出台社保新政策后,饭店便开始亏损了。

张先生说,他的饭店约有20 余名员工,“即使按照最低标准缴纳,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无奈地表示,小本生意,赚得其实不多,只好关掉。

另据《北京晚报》版面代理人孟先生透露,在他接触的注销公司中,以中小微企业为主,“他们太难了”。孟先生还透露了一个惊人数据,他说从2018年10月份开始,北京每天登报注销的公司有2000家左右。而在此之前,每天最多也不超过500家。据他统计,上海、广州、深圳这几个一线城市和北京基本持平。

大陆律师陈有西在其微博中表示,中国的税制改革让企业税赋更高。“以前地税局为了发展地方经济,每年会变通税惠企业,三免两减半,财政补贴返还,税负相对较轻。税收并轨后,国税全国一盘棋,一味高税重税,严查严征,再无地方税务局的养税积极性。”他认为,2019年,将是企业被税负压垮的一年。

“卖土地、收快钱”难以为继

中共为什么要冒如此大的风险,变地税为国税,对中小微企业课以重税?因为靠卖土地、收快钱的模式难以为继。

前任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对于中共“土地财政”深表忧虑。2017年6月朱云来曾在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大陆城镇房子过剩约3亿人的住房。朱云来说,现在有的人买房子就是专门为了投资,购买后闲置,为了将来再卖出去赚钱。而真正需要房子的老百姓很难买得起如今这么贵的房子。

朱云来表示,房地产价格不一定全是“炒”出来的。高房价背后是货币供应总量的快速增长。M2(也叫广义货币,是指货币供应总量,由政府作为信用背书的货币投放)不断增加,每个月增加两万亿,人们会用这笔钱买什么,股市和楼市?此前股市表现还比较好,但目前表现不佳,钱更多流向了楼市。

朱云来说,尽管政府投放货币的增速在下降,但问题是这个量是积累量,基数已经非常高了。2017年80多万亿的GDP总额,年底债务存量差不多有600多万亿,和国际上其它国家相比,比例非常高。过去四十年经济10% 的平均增速的背后,是资产以及债务以更高的速度快速增长。

600万亿的资产在哪里呢?到处空置的房产、摩天大楼、无用的高速铁路、无实际生产的大量厂房及设备,这些沉睡的资产就是用银行的借债造成的。那么,利息怎么还呢?中共只能又一次对各行业课以重税,以及令银行印钞放水,而这样恶性循环,只能由笼中之鸟般的民众承担。

然而,是泡沫,总是要破的,是水份,总是要蒸发的。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大陆爆公司注销潮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