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 军情详析及对策(组图)


以换防名义进入香港的大批军车(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9月10日讯】(编注:作者说明本文除《正文附录》与延伸分析外,所依据的事件及香港形势截止于2019年8月30日。9月林郑正式撤回送中后中共出兵几率看似下降,然而香港年轻人对“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立场坚定,北京中南海内部权斗波诡云谲,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法紧锣密鼓,中共大量军警以“换防”之名可能早已潜入香港,情势随时急转直下,本文提供的中共军警的详尽信息及详细分析对香港抗争的策略仍有极大参考价值)

目录

前言        和平诉求:8.18维园“流水集会”

军情分析一   杀机四伏:8.29中共大军入境香港

军情分析二   一览有遗:军、警概观

军情分析三   驻闽武警机动部队:信不过“广东地头蛇”?

军情分析四   “雪豹突击队”目标:李嘉诚?西方外交官?部队首长?

军情分析五   解放军第83集团军 ──“中原强龙”

正文附录     “反送中”与“六四” 比较

前言、和平诉求:8.18维园“流水集会”

2019年8月29日凌晨,中共出动大规模武装力量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极度加剧了香港危机。此次香港危机至迟开始于2019年6月初,而本文的评述则先从8月18日这一时间点切入话题。

2019年8月18日,中共就已经在与香港仅一河之隔的深圳集结了庞大的武装力量,摆出准备在香港重演“六四”的态势。数万兵力及其车队和装甲集群整装待命,随时准备碾压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全民运动(简称“反送中”运动)的澎湃人潮。深圳以北的广东多地也有部队向珠江三角洲移动、汇集。当时,香港人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面临着狰狞暴戾的军事威胁。面对大军压境、兵临城下的严峻态势,170万港人毅然决然走向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举行既定的集会,表现了不屈不挠的抗争意志。在只能容纳10万人的维园,170万人以创造性的“流水”方式逐步汇聚、依次入园、依次集会、依次离园、逐步散去,举行了一次创纪录的动态集会。

在这次和平集会中,我们看到了“岿然不动的维园,井然流动的人群”。这似乎正好应对了军界俗语“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今年6月初以来,香港人民在和平抗争中,多次使用“遍地开花”的游击战打法,让多个移动的抗争点,在香港境内多处同步振荡或先后激荡,恰似让湖面到处泛起涟漪、激起浪花。8月18日,香港人民又一次展现了他们的创新战术:维园,一个固定的抗争点,引来百川汇聚于此,又于此涌出万千洪流。《孙子兵法》云:“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大意是,取胜之后不要老是重复原来的战术,而要应对形势的发展让战术变化无穷。维园“流水集会”战法创新,很好地体现了“战胜不复”这一兵法要诀。

香港人民既有在战术上变化迭出的创意,又有在战略上一以贯之的定力。他们始终以“Be Water”自我激励 ── 坚持这一战略方针,道义上能以柔克刚,以仁制暴;战法上能以弱胜强,以守为攻。诚如《孙子兵法》所言:“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香港人民的抗争之所以长时间持续且卓有成效,其原因何在呢?笔者认为,我们至少可以初步归纳出以下几点:坚定不移的抗争意志,百战不殆的战略方针,战胜不复的战术动作,层出不穷的技术手段,从容不迫的临阵心态,源源不断的国际支援。具体展开如下:

坚定不移的抗争意志── 坚持“反送中”、坚持“五大诉求”,直至实现“双普选”

百战不殆的战略方针──“Be Water”,“兵形象水”,“水无常形”

战胜不复的战术动作──“游击战”、“万人接机”、“流水式集会”、向大陆游客展开宣传战、“香港之路”人链等(尚待推陈出新、持续创造)

层出不穷的技术手段── 雨伞、口罩、头盔、护目镜、防毒面具、简易盾牌、镭射笔、灭催泪弹技术、通讯手段、连侬墙、简易后勤、垃圾处理、公共交通不刷卡及其他保护个人资讯方法等(尚待再接再厉、继续开发)

从容不迫的临阵心态── 林嘉露淡然面对街头警队,何韵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无惧中共官员阻挠,银发族声援年轻人,律师界“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静默游行,8.18维园集会无惧共军重兵集团的抵近威胁,等等

源源不断的国际支援── 黎智英会晤美国政要,黄之锋等人会晤美国外交官,G20峰会之际在国际报章刊登“反送中”广告,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对中共镇压意图发出警告,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对香港问题的表态,波罗的海三国人民30年后重新拉起人链声援香港人民,等等(以笔者之见,国际支援至8.18前夕才初步达到香港抗争运动实际需求的最低标准,港人还要作进一步争取)

当然,香港人民的抗争还有很多空间可以拓展,还有很大潜力有待开发,尤其是“统战”方面。

对于林郑月娥,不仅要批评、批判,同时还应该对她进行设身处地的规劝,还可邀请其母校的校友和师长们及其他人等向她喊话等。对其他特区行政区高官也同样可以如此“统战”。

再如大家利用亲戚朋友、邻里故旧、同窗同事等关系,去接近港警家属及港警本人,提醒他们上街执勤时注意安全,特别要防范乔装抗议者的大陆警察、武警为了制造镇压的借口而蓄意杀害港警。大家可以劝诫港警:面对港人,你们不得不奉命镇压,有时候只能“手起棍落”。你们警察的这些难处,大家也能理解;因此,你们奉命镇压时,“手起”的气势不妨装得凶,但“棍落”的击打决不能用狠劲。有些劝诫和敏感的话与港警当面说不便,请港警家属出面说或转达可能会更有效。

大家如果有机会与赴港武警、解放军或驻港部队直接面对面的时候,怎样利用好这有限的机会(因为平时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方法多样、见缝插针地影响军心、动摇军心、争取军心?这个“‘解放’解放军”问题现在也要予以考虑。

另外,女性抗议者被“香港”警察击中右眼导致失明事件,不仅要找媒体、各国政府、国际政治组织机构寻求同情和支持,还可以通报专业性(或职业性)国际组织和机构,如国际红十字会、国际红新月会、医生无疆界组织、记者无疆界组织等,甚至可以通报国际性的眼科、五官科、整形美容科医生专业组织及协会等。

作上述归纳之余,又正逢8.29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严峻态势。但笔者坚信:无论经历多少艰难曲折,香港人民的抗争终将获得最后胜利。与此同时,笔者呼吁香港人民都来学《孙子兵法》,这是中华民族的珍贵文化遗产;这部军事学著作及其原理同样有助于我们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根据“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原则,笔者还推荐大家阅读共军经典《超限战》的第八章。该章共17页(篇幅不长,一两个小时可读完),提出8个作战原则:全向度、共时性、有限目标、无限手段、非均衡、最小耗费、多维协作、全程调控。笔者认为这8个原则非常有助于“知彼”,也可以为我所用。大家不妨采取“拿来主义”,用于“以共制共”。有条件者要看更多兵书。实在没有条件的,就看看“三十六计”也不错。

笔者希望香港人民个个学兵法,人人懂谋略,时时观态势,处处用战术,打一场天灭中共的人民战争!

军情分析一、杀机四伏:8.29中共大军入境香港

面对香港“反送中”全民运动,面对香港人民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提出的正当诉求,中共的回答是威胁和镇压。

2019年8月29日凌晨0点过后,中共出动大规模武装力量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夜色里,近万名军人以陆海空多种投送方式,经多个边境口岸,多路开进特区,不同军兵种的各型军车行驶于香港特区各交通干道,其中包括武警的防暴装甲车等(事后亦发现武警穿着解放军制服入港的众多迹象)。稍后,新华社于当日3点56分发布消息,称这是驻港部队“轮换”(即换防)。但是,只见接防的部队开进特区,却不见交防的部队离开香港。增兵或预示中共杀机已定,大规模镇压或已迫在眉睫。

分析中共这次出兵香港,要上溯自2019年6月初。从那时至8月29日,香港人民“反送中”抗争运动此伏彼起、高潮迭起,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的概率也在不断变化。这一概率变化经历了以下四个阶段(具体划分较之以往文章有所调整):

第一阶段:

从6月初至6月底,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一直在30%上下浮动徘徊。

第二阶段:

以7月1日所谓“冲砸立法会事件”为转折点,这一可能性开始向50%攀升。7月22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中央权威不容挑战》,以及7月24日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发表威胁言论,又将这一可能性推高至50%左右。这一阶段截止于8月7日由港澳办和中联办在深圳召开的香港局势座谈会。会上,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指港人抗争带有“颜色革命”特征。中联办主任王志民表示,中共正面临一场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保卫战”,“退无可退”。至此,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突破55%。

第三阶段:

开始于8月8日。8月11日香港尖沙咀一女性抗议者被警察用布袋弹击中右眼导致失明。同日,警察在葵芳地铁站内(室内空间)违规使用、发射催泪弹。8月12日,中共国务院港澳办甚至宣称香港发生的情况“带有恐怖主义性质”。这些事件或为军事镇压“预热”,且显示中共决心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已经升高至60%。8月18日“维园集会”前夕,这一可能性一度高达约62%。这一阶段结束于8月18日晚间中共出兵香港之危机暂且化解之时,当时这一可能性约为60%。

第四阶段:

8月19日和8月29日分别为这一阶段开始之日与终结之时。“维园集会”后的8月19日至8月23日五天间,中共出兵香港的概率一度从59%逐日回落至55%。8月27日上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会见记者时,表示可能起用《紧急法》来对付坚持“反送中”抗争的广大香港市民,这一概率因此而迅速攀升至67%至70%。两天之后的8月29日凌晨,中共军队大批军车就通过多个边境口岸驶入香港特区。从宣称要用《紧急法》到大军入境,在不到40个小时的时间段内,中共出兵香港的概率从近70%突然跃升至100%。这样的突然行动,即使保持相当警惕的香港人一般还是始料未及,但它却完全符合一系列军事学原则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兵贵神速”,“兵者,诡道也”,“兵以诈立”。之所以笔者多次呼吁香港人民都来学兵法,也正是出于这一当前抗争的实际需要。

军情分析二、一览有遗:军、警概观

从7月至8月28日,中共接连将一批批部队调往香港周边及邻近地区,形成兵临城下之势。8月29日,第一批部队分头经各边境口岸跨过了深圳河进入香港特区,准备开始实施武装镇压及军事管制。

已经入港和准备赴港的武警和解放军部队或来自全国各地。因为武警的每支部队和解放军陆军的每个集团军都可能各自派出规模不等的赴港部队(其他军兵种尚暂且不计)。之所以要让如此众多的部队都赴港“参战”,其目的之一是为了迫使各军、警部队互相监视、互相牵制、互相防范,以防止有部队临阵倒戈、发生兵变。其目的之二是同时逼迫各军、警部队不得不参与镇压行动,最终手上沾血、身欠血债,为中南海最高决策层分担罪责。1989年“六四”期间,当时解放军七大军区的24个陆军集团军中,就有来自四个军区的14个集团军参加了北京戒严和军事镇压。此外,“六四”最值得记取的历史经验之一,就是必须严密注视中共武装力量的动向。因此,我们有必要根据中共调兵香港的军情,对开赴广东及进入香港的武警和解放军部队先有一个全局性的概观。这样也有助于大家做好对赴港武警、赴港解放军和驻港部队的“统战”工作,像波罗的海三国和东欧诸国人民那样,卓有成效地影响军心、动摇军心、争取军心。

我们的分析首先涉及武警部队。武警部队的主体由内卫部队、机动部队、海警部队三大部分构成。

武警内卫部队包括全国共32个武警(内卫)总队,即31个省、市、自治区的武警总队,加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武警总队。

武警海警部队设有3个海区指挥部:东海海区指挥部(下辖6个支队)、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6个支队)、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5个支队)。

其中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的6个支队是:广东支队、广西支队、海南支队、第三(局)支队、第四(局)支队、第五(局)支队。

武警机动部队共有2个机动总队:第一机动总队为“北方总队”,管辖北方各省、市、自治区,司令部设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第二机动总队为“南方总队”(见《表一》),管辖南方各省、市、自治区,司令部设在福建省福州市。两个总队共计下辖32个各类支队,每个总队下辖16个各类支队。


(作者制表,下同)  

根据以上介绍,驻扎于广东省境内(含海区)至少有5支武警部队:广东省武警(内卫)总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六支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七支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武警海警总队广东支队。实际上还有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直升机支队下辖驻粤某部等。

至于解放军概况,我们主要看它的陆军集团军。2017年4月27日,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及官方媒体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军事改革,将陆军原有的18个集团军重组新编为13个集团军(见《表二》)。

驻扎于广东省境内的解放军陆军包括南部战区第74集团军(原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主力和广东省军区部队。至于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等其他军兵种的驻粤部队,还没有计算在内。此外,还要考虑驻(香)港部队、驻澳(门)部队的兵力。

2019年7月底至8月29日,尤其是8月初至8月18日期间,媒体界(包括自媒体)提供过一些有关中共调兵香港的报道。尽管这些报道为数不算太多,但信息量却不小,相当有助于我们分析及推测已经入港或准备赴港部队的情况。这些报道相对集中于3支(批)部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驻闽赴粤各部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解放军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原济南军区陆军第54集团军)。笔者在下文将对它们分别加以分析。

军情分析三、驻闽武警机动部队:信不过“广东地头蛇”?

8月中旬,网上曾多次报道驻扎在福建省境内的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五支队已经开赴深圳。另有消息称,还有其他驻闽武警部队也同时开赴深圳。这里信息量确实不小。

根据上文(及《表一》)介绍,我们已经知道驻扎于广东省境内(含海区)至少有5支武警部队。其中广东省武警(内卫)总队和武警海警总队广东支队各有自己的日常任务,一般较难将其主力大规模投入并使用于香港方向。而武警机动部队即武警第二机动总队下辖的3个支队,与其前身武警机动师一样,正是用于应对香港危机那样的异常事件的。

武警机动第六支队(原武警第126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广东省广州市)本来就是针对香港方向布署的。

武警机动第七支队(原武警第126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广东省佛山市)则是针对澳门方向布署的。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 军情详析及对策(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