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了什么沦为“大右派” 不予平反?(图)

中共发动民众批判“右派”
中共发动民众批判“右派”。(网络图片)

1957年,毛泽东“引蛇出洞”,召集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座谈,请他们积极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中共宣称“言者无罪”。结果把至少55万人划为“右派份子”,其中章伯钧、彭文应、陈仁炳、林希翎等六人至今也未予摘帽平反。

“罗隆基的一等功臣”彭文应

彭文应(1904~1962),江西省安福人。1917年考取留美预科清华学校,曾担任《清华周刊》总编辑、学生评议部部长。1925年,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政治学。1932年回国,任上海法学院及光华大学教授。思想左倾,同情和支持中国共产党,写有《社会主义之路比较可通》、《剿民乎?剿匪乎?》,曾资助过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的周恩来。

上海解放后,周恩来到上海视察,在陈毅为其主持的座谈会上,周恩来郑重地向陈毅介绍彭文应:“这位彭先生曾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帮过我们的忙,并嘱陈老总要记住这个朋友。”

1957年大鸣大放时,彭文应是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民盟上海市委副主任委员,华东军政委员会文教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人民代表,上海市政协常委。

俗话说:“祸从口出。”彭文应心直口快,话多,文章多,而且从不文过饰非,不发违心之言。以下是彭文应的一些“右派言论”:

“今天党群关系上所以有‘墙’有‘沟’,原因之一就是干部政策上存在用非所学,大材小用,小材大用(这一点在党内相当多),有职无权,有德无才,有才无德等情况,产生了许多不合理现象,因而造成工作上的损失和群众不满,影响了党群关系。要解决这一矛盾的原则是:量才录用,因才利用和有职有权。做到贤者在位(政治领导),能者在职(业务领导),贤者要注意加强业务,能者要注意加强政治,以求德才兼备。”

“解放以来,我们的新闻宣传工作是有巨大的成绩,但还有偏差和缺点。……新闻报导的片面性。报纸上有许多新闻是片面的报导,报喜不报忧,报好不报坏。目前又满纸缺点,成绩跑光,不见了。现在大家过的是‘矛盾世界’。前些日子是‘太平世界’。”

“去年(编者注:指1956年)上海某公司因不善于管理而大量死亡猪的事实,报纸从未提及只字,直到事情已经全部处理,报纸才发表了消息。这样来处理新闻,就失掉新闻的价值,大有昨日黄花之感。”

“斯大林发生错误的原因之一,即报纸长期没有揭露错误。报纸应当敢于揭露错误,不要报喜不报忧,也不要只打苍蝇蚊子。”

“学习苏联不一定好,学习美国不一定坏。”

“我们的国家对创造发明、合理化建议的奖励只不过是毛巾、茶杯、汗衫、奖状。而资本主义国家的奖励一下子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要很好理解‘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道理。”

“社会主义社会中,官多了,官僚主义也多了。如何制止官僚主义?只有民主!”

1957年7月19日,张春桥化名“常孰”在《解放日报》在醒目位置上刊发的《质问彭文应》一文,随后全国各大报也纷纷发表了一系列“批彭”文章,这位早已颇有声望的民主人士马上成为了“大右派”。

其实从以上的言论来看,彭文应没有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算不上反动言论,还算是提意见,符合当时整风精神。何况当时还提出“言者无罪”的承诺。所以不能“以言定罪”,不应该把彭文应划为右派。但当时毛泽东在上海干部会议上点了彭文应的名,谁敢不划彭文应为右派?就是在改正的时候也不敢给他改正。彭被看成是“章罗联盟”的主要成员、“是罗隆基的一等功臣”。当时章伯钧、罗隆基已经划为大右派了,所以就把他划为大右派,这符合当时整人的逻辑。

彭文应被划为右派之后,工作职务被撤销,家中生活困难。上海市委统战部一位副部长跟他说,只要你承认右派,写个材料,就给你摘掉帽子,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他说:“我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我没有错。”拒绝写检讨,不承认有错,不承认右派。

1962年12月15日,彭文应因心包炎败血症,死于上海广慈医院,终年58岁。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但彭文应竟然在九泉之下也难得安宁。当“文革”狂澜突起后,彭文应及其妻子、爱子的墓,一起被扫荡得无影无踪。

陈仁炳

陈仁炳(1909~1990),湖北武昌人,著名基督教人士陈崇桂之子,美国密执安大学哲学博士。回国后曾任上海圣约翰大学教授兼文学院院长,1947年与民盟盟员共同创办《展望》杂志。1949年3月,解放军渡江前夕,陈仁炳出版有文集《走向民主社会》,批评国民党统治。解放后,担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1957年划为右派前,还兼任上海市政协副秘书长,民盟中央委员。

1958年6月9日,《解放日报》刊登了陈仁炳在中共上海市委宣传工作会议上的书面发言,编辑部代加的篇名为《陈仁炳对共产党整风方法有不同意见》。

陈仁炳还说了一个汉代贾谊在“文景之治”时指出王朝危机的故事,当时贾谊在《陈政事疏》中,列政事“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陈仁炳说:“我不敢说一定有叫人痛哭流涕的事情,但是至少,令我们长太息的事情恐怕实在太多了。”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他们说了什么沦为“大右派” 不予平反?(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