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回顾三峡工程 大坝的混凝土质量有缺陷(图)

三峡工程由于混凝土没有进行很好的搅拌和温度处理,热胀冷缩在坝体里形成很多空穴。
工程由于混凝土没有进行很好的搅拌和温度处理,热胀冷缩在坝体里形成很多空穴。(网络图片)

长期关注三峡问题,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7月7号在网络中文媒体《议报》上发表长文,论述三峡大坝在变形位移之中,以及三峡大坝的工程质量和经济使用寿命。

近期一张三峡大坝变形的谷歌卫星图,引发网民对于三峡大坝工程质量,和安全的担忧。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7月7号发表文章专门分析这一话题。

文章开头他就披露,三峡大坝并没有和大坝下面的基岩连接在一起,而只是摆在基岩上,因此“三峡大坝在走”。

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三峡大坝是由几十个独立的混凝土坝块组成,窄的不到十三米,宽的有四十五米。利用每个坝块的自身重量放置在基岩上,保持稳定。受水的压力和温度影响,坝块会发生不同的形变和位移,也就是俗话说的,大坝在走。”

如此巨型的大坝怎么走?文章详细解释说,三峡大坝存在坝基水平位移,二期大坝与三期大坝的坝基水平位移幅度不同,各个坝块的坝基水平位移幅度也不同。有的坝块向下游位移,有的坝块却向上游位移。同时坝基还存在垂直位移,另外,坝顶也存在位移和垂直位移,位移幅度都不均匀。

这些位移不但受气温影响,而且受坝址处蓄水位高低的影响。蓄水位不断变化,推动了大坝不断位移和形变,使得三峡大坝的经济使用年限缩短,安全性变差。

王维洛:“因为他设计的时候,他想像当中它是一个可控的移动,就有点像木头,你打了楔子打进去之后它一挤的话不就很牢了吗?但是他不和你们大家说,他只是在那里吹我这个三峡大坝有多牢,是个铜墙铁壁,原子弹也炸不掉。其实它是一个很脆弱的东西,它就是摆在岩石上面的。”

从谷歌卫星图像可以看出,三峡大坝的扭曲在一小段部位里呈一条直线,但整体已经不是一条直线。

王维洛:“如果这不是光线的作用的话,如果这个坝段真是这样的话,那它的不均匀走动就是很厉害的。如果哪一次洪水大一点,它一挤,有的坝块受的力量比较大的话,有的坝块部分受力量比较小的话,它就会发生一个大的扭曲,坝段间就会发生泄漏,水就从那里流出来了。”

如果坝段的一个侧面挡不住洪水的压力,各坝段就会裂开,最终造成溃坝,洪水奔泻而下。

王维洛:“三年以前还是四年以前,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两个工程师写了一篇论文,就是说,三峡泄洪,洪水的速度要比在自然洪水的情况下,速度要快五倍。它的破坏力是速度的平方,就是破坏力是25倍。”

洪水速度越快,破坏力就越大,而下游防洪的可能性就越小。

王维洛:“因为我在那边工作时间比较长,就可以这么说,如果三峡大坝发生溃坝的话,下面的宜昌市居住的这七十万人,那就命没了。”

三峡工程存在的问题还不止是大坝变形。王维洛表示,三峡工程最早建的右岸部分,由于混凝土没有进行很好的搅拌和温度处理,热胀冷缩在坝体里形成很多空穴。另外三峡大坝还设有通航设施,一旦船闸出问题,库水将一泻千里,这是大坝不安全的关键。

而三峡工程的质量和大坝的安全问题,中共政府必须对老百姓有个交代。

王维洛:“三峡工程它是设计的和做的,施工的和监工的都是一个单位的,就一帮人。就是以前的那些张光斗,他们是当时的验收小组的组长,他自己和记者说,三峡工程质量不是太好的,他说主要是为了国家名誉问题,他不能说它不好。”

王维洛在文章中介绍,对三峡大坝经济使用寿命最有研究的,就是刘崇熙教授提出过的:“三峡混凝土坝的耐久寿命,预计50年。”美国专家的研究结果也显示同样的结果。

美国研究机构人员认为:当时修建大坝使用的钢筋和混凝土有使用寿命,经过长时间雨水侵蚀和渗透,会产生一定的损耗,最终三峡大坝会发生溃坝事件。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王维洛回顾三峡工程 大坝的混凝土质量有缺陷(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