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来临 大陆高校教师被禁言软禁频发

【大纪元2019年09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导)今年9月10日是大陆第35个教师节,而如今大陆各地高等院校大学教授因言论被学生举报而被停职、停课、撤职甚至被判刑的事件不断发生,有学者认为,高校已成为中共强化对校园意识形态掌控的重灾区。

教师节当天 贵州大学教授被软禁

9月10日教师节当天,“因言获罪”的贵州民族学院副教授黄椿贵(已退休)被24小时不间断地监控,被软禁在家,失去人身自由。

黄椿贵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自从1998年我被晋升为副教授以后,我当时只是在课堂上教育学生要关心底层人民的疾苦,就被一个女学生(信息员)举报,说我讲话和教学无关。从此我就被赶下台,一直到退休都没有课上。”

所谓的学生信息员,是中国高校利用学生监视教师,并定时向学校当局汇报情况的制度现象。学生信息员是学校党政部门的“耳目”,是中共思想政治工作队伍的一部分。

对此,异议人士王爱忠在网上留言写道,“从政府大规模安排学生信息员暗中监视、举报教师授课看,只要政治情势不逆转,学生批斗老师的场景估计很快又会重现。不知道现在的教师们还有多少有心情过教师节的。”

杨绍政教授被禁言

教师节时在微信朋友圈,贵州大学经济学前教授杨绍政博士写道,大陆的高校是培养歌颂和赞美中国共产党的场所,是中国各级党委和各级国保人员联合让反对中国共产党错误的人闭嘴的地方,是高校内中国共产党的各级组织领导一切的机构。

杨绍政9月10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查询时,表示近期不便接受外媒采访:“现在我暂时不接受你的采访,因为我跟他们(官员)有约定。”

杨绍政因2017年发表“公款养党”等言论遭校方无限期停课,去年8月遭校方开除,随后被边控,不得出境,被停发工资。

社科人文类教师被列为“高危职业”

最近几年,中共针对知识分子的控制也逐步升级,尤其是社科人文类的教师,被列为“高危职业”。很多教师被单位领导告诫不得发布“错误言论”,否则将被开除、收回房子,甚至被判刑。

例如,云南党校教师子肃,因“建议中共中央在党内实行民主选举”,被指控成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于今年4月15日被判刑四年。

还有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因言获罪”,今年3月被校方停职并接受调查。

除了以上的几位高校教师,披露出的遭整肃名单还包括: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北京建筑工业大学教授许传青、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以及重庆师范大学商贸学院副教授谭松等。

高校鼓励告密 建学生信息员制度

上述事例显示,中国高校部分学者遭当局整肃事件似乎有一个共同特点,这就是有关案情是学生向校方报告,或称告密的。

中国重点高校在“六四”后建立了学生信息员制度。2000年初期,中共教育部门将信息员制度普及到武汉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省级高校,以作为“教育改革”的一部分。2005年,学生信息员制度进一步扩大到层次更低的学校甚至一些中学。

这些受薪信息员在课堂上专注于教授讲课中涉及自由民主及人权法治的内容有无“出格”。此类信息员通常还被认可为“优秀学生”,毕业后可获得一份待遇优厚的职位。

对于学生信息员的告密行为,浙江金华学生家长蒋亚林认为,学校是学生接受教育的场所,不应受到政治监控。她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老师授予文化知识,应该属于思想自由的领域,如果学生举报(老师),这样会造成老师不敢讲,受到损失的还是学生,这种举报之风,我是坚决反对的。”

中国高校除了建立学生信息员制度外,还有大学校内的教学现场视频监控系统,也是监控教师的一种手段。

每个教室都有摄像头

北京某高校退休教授孙某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的大学有一个中控室,就是你在那里讲课,而每个教室都有摄像头,能够看得到老师讲课的情况,可以给你录音,甚至录像……如果中控室工作人员发现老师讲的有点出格,这段东西可能会被保存下来。或者说,领导有安排,对那些平时讲课不当、出轨的重点老师,已经作为重点盯着了,而马列主义学院本身就是一个很敏感的职位。”

西南师范大学教授李海霞曾表示,由课堂的全视频监控,到利用学生高度监视学生,到目前对整个知识分子圈的管控,完全是特务统治。

对于中共针对知识分子的控制在逐步升级的问题,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中共的统治已经走到了一个面临崩溃的临界点。中共严控舆论和言论,反映出中共政权内心的极度恐惧和虚弱。”#

责任编辑:高静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教师节来临 大陆高校教师被禁言软禁频发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