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痴傻十多年 炼法轮功康复

文/大陆来稿

我十六岁就参加工作了。一年后在突发的井喷事故中,我第一个冲上井架抢险,结果被呼啸喷发的气体熏昏,倒挂在井架上。我因吸入硫化氢气体而中毒。

硫化氢是剧毒气体,是一种强烈的神经毒素,吸入少量高浓度气体即可于短时间内致死。它对眼睛、呼吸道黏膜、整个呼吸系统及神经系统都会造成很大伤害,会留有神经、精神后遗症。

傻傻痴痴十余年

于是,之后的约十年间,我辗转于医院、防疫站之间,上级检查团又送我到上海做高压氧舱治疗,疗效甚微,我的工伤鉴定为:工伤中毒,痴呆一级。

当恢复一点点记忆时,我已经被安排到一个招待所去了,为的是如身体突发状况方便直接就医。食堂特许每月给我十斤鸡蛋补助。那时招待所院子里有一大堆翻修招待所用的沙子,我每天都拿吃饭碗一碗一碗的掏沙子,一天到晚的掏沙子玩儿,吃饭得有人来喊。

招待所里住着几个顽劣的小青年老欺侮我,从我头上单腿跨,拿我当鞍马,从我身上跃过去,我时常被摁在沙堆上,一脸一嘴沙子。我在他们的嘲笑嘻骂中,木然的看着他们从我头上身上跨越,却想不起该说什么做什么。

二十八岁时,我结婚了。妻子是一个贤惠、漂亮、皮肤白白的农村姑娘。我每天看见她就笑,其他什么也不会。她象照顾孩子一样照顾我,给我洗澡,我是叫站就站,叫坐就坐。为了领那补助的十斤鸡蛋,她骑着自行车奔波在乡间十几里地土路上,前面是鸡蛋,后面坐着我。

之后我有了一个儿子,我和儿子一起满地爬着玩,学狗叫。

又傻又残的我成了家,有了妻儿,生活似乎有了希望。可是,作为顶梁柱的妻子,却患上了重症肌无力,在儿子只有两岁六个月时去世了。家没了,我只好在姥姥家、姨妈家、妹妹家轮流转。

修大法一年基本康复

大约2002年,我幸运地遇到了法轮功。因为我脑子不清醒,不能学法,看不懂。因为我从前学过武打类的东西,对我学炼功动作起了一些作用,我学会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

我的姨妈修炼法轮功,她看到我脱掉衣服在师父法像前炼功,觉得我对师父不敬,严厉训斥我。可我认定只有这样师父才能看清我身体哪里出了问题,好给我净化身体啊,做B超时不就是这样的嘛!几次三番下来,姨妈非常无奈,只好随我去了。两个月后,妹妹来了,我被逼迫穿上衣服炼功。

炼功后,我不怕冷了,倾斜的肩膀平衡了,不灵便的半边身灵便了,都说我蜡黄的脸有血色了,智商也在一年后基本恢复。

单位每年都来了解我的情况,我康复后回原单位工作。队长看到我皱着眉说:“三个月前我见了你,脑子还不太清楚,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我告诉他,修炼法轮大法使我康复了,他震惊得“唿”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明白了,说:“一会儿别告诉别人了,我知道大法好,我对面坐那个女的,你千万别对她说啊!”

之后我在集市上遇见了退休的老队长,他问我:“你还认识我吗?”我说:“你是老队长。”

他吃惊地问:“你好了?你怎么好的呢?”我告诉他,我师父都来咱们这里传过法,“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等等。我们一边走一边讲。他一抬头看见了我喷的字,不由得说:“哟,咱这也有‘法轮大法好’,你看!”他满眼的赞同与敬佩。

我给我舅舅讲真相,舅舅听着听着,起身去叫他女婿進屋听我讲,他对女婿说:“你看他以前那个样,现在知道这么多,能记住这么多事情,真是不可思议!从他讲的话看,他师父就是了不起!”

讲真相两件趣事

在某市,我给一个人讲了法轮功真相,他都接受。我又拿出“法轮大法好”的模板给他看,每个字高约六厘米,我说:“这字保平安得福报。”他说:“你别喷外面了,你喷我卧室吧,我天天都能看见,天天都能念,多好。”

另一件事是,在一个露天商场里,我正往车筐里发真相资料,一个警察一把抓住我,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他笑,把他笑糊涂了。我在商场边上找了个清静的台阶,让他也坐下听我讲真相。后来他每次见我都热情地打招呼。

感谢师父的再造之恩!叩谢师父!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工伤痴傻十多年 炼法轮功康复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