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赵英烈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我叫赵英烈,今年七十二岁,家在中国大陆吉林省吉林市。我曾患有产后风、子宫肌瘤、胃肠功能紊乱、乳房肿块、胰腺炎等疾病,久治不愈。一九九八年底,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身重病全都好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泽民为首的邪党集团对法轮大法开始了疯狂迫害。下面按时间顺序,揭露我在这些年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进京鸣冤遭迫害

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是有目共睹的,如今师父大法受到这么大的冤情,大法弟子受到这么大的迫害,我作为大法徒不能坐视不管,不能不发声。我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到北京为法轮大法鸣冤。

十二月二十五日早晨,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开横幅,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

当时我就被警察非法抓捕,塞入警车,被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囚禁在铁笼子里。到晚上,几个大铁笼子都被塞满了当日来京护法的大法学员,警察们只顾审讯、登记、拍照、呵斥,也不让上厕所。因为那天我被囚禁时间长,一直不让我上厕所,膀胱憋的特难受,我吵得厉害,一警察将我从铁笼子拽出,踢倒五、六次,专门踹我的小腹之处,之后把我呈“大”字锁在走廊里的塑料排椅上,半仰躺的姿势,动弹不得,还是不准上厕所。我仍然不停的喊我要上厕所,喊的他们闹心了,来了个小女警带我去了趟厕所,结果因憋过劲儿了,又遭遇过几次脚踹,开始根本就尿不出来,相当痛苦。

当天很晚时,警察持枪把我们用大客车押往石家庄的一个监狱,因为我嘴不停的在说,而且不配合他们警察,总想跑,他们把我单独铐在一屋非法审讯,派三个警察看管,罚站、不许坐,后半夜又铐在凳子上。黎明时分,我趁看管的人都睡熟了,在师父的加持和点悟下,一只手挣开手铐,安然走脱。

我这次进京,前后经历了四天行程,另一只手还戴着手铐,藏在宽大的棉衣袖中,平安返回家乡。

二零零七年因发真相资料被迫害

因吉林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比较严重,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去冯家屯附近发正念,顺便带一些真相资料向监狱周围的居民发放。正发放时,被船营区河南街派出所雇用的一个所谓治安联防员恶告,他对我的劝告不听,对真相资料不看,就是恶毒的狠打我。因是在中午时分,围观的人很多,有人隔在中间不让他打我,有劝开“摩的”的赶快带我跑,很多人抱着同情心。但我没法脱身,被打的左眼下起个大包,牙出血,满脸和前胸全是青紫色,全身难以站立支撑……

后来我被船营公安分局河南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小白山看守所。拉我去看守所的警车司机,因为我不在他弄的材料上按手印,带两个警察殴打我,他拽着我的头发,两警察一人拽我一个胳膊,将我后脑勺使劲往水泥墙上撞,我被撞的头晕晕,没有支撑能力,被他们扯来拽去,强制按上手印。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一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两个月后,恶告并毒打我的那个治安联防员遭恶报死了。

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及人员:
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林永昕、于德海
拉我去看守所的警察司机及协助其行恶的两警察
吉林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二零一一年因发真相资料被迫害

二零一一年夏季一天,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文庙派出所驻小区警察金成看见了,将我绑架到文庙派出所。所长张某对我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因我拒绝“转化”,狱警不让我上厕所,逼我吃药、语言威胁等等,后来经过多次讲真相,他们的电刑计划没有实施在我身上。

因我不“转化”,被加期十六天,出狱时还要将我直接拉到洗脑班迫害,因我丈夫病重,儿子费了很多周折,才将我接回家。

因为我没“转化”,出狱后几年来,“610”人员动不动就非法传讯、电话骚扰我儿子,还搞邪悟者到我家,威胁要掐掉儿子的工作,恐吓影响孙子上大学等,以此逼我放弃修炼。但他们枉费心机。后来我实名“诉江”,他们又对家人进行种种干扰与威胁,也丝毫撼动不了我返本归真的决心。

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
吉林市公安局政法委“610”办
吉林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吉林市昌邑分局文庙派出所张所长、金城
长春市黑子劳教所一大队队长魏丹(后有时收敛)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政法委“610”办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赵英烈自述遭迫害经历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