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冥诞115周年遭人民日报恶心(多图)




胡耀邦是中共党总书记,军委主席邓小平有决定他政治生命的生杀大权。这个党从出现那天起,就反天反地反人类。



1989年5月19日,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看望学生,然后就被软禁到死。



六四后,广大民众强烈要求纪念具有人性的前党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让党惊吓不已。

【人民报消息】2019年8月22日(周四)是邓小平冥诞115周年,位于四川广安的邓小平故里铜像广场举行了献花仪式。

当天,人民日报出版社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恶心邓小平的文章《邓小平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

毛泽东是1976年9月9日去世的。1977年,三落三起的邓小平在重新恢复领导职务之时,就提出了干几年便退下来的要求。正因为相信了这句话,两位中共党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被前后脚赶下台。

1977年8月召开的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邓小平成为中共中央副主席。

1978年3月,邓小平成为全国政协主席。

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说是形成了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

中国共产党是1921年7月23日成立的,到1978年已经过去了57年,邓小平怎么可能是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核心?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尊重历史,就篡改历史。

1985年8月22日,在邓小平八十一岁大寿时,邓在北戴河摆了几桌酒席,说在两年后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

胡耀邦参加了那次寿宴,以为邓真的要按照宪法办事,于是在与香港记者陆铿交谈时,将邓要退休的消息透露出来。实际上邓小平是想以此测试他身边人对他的忠诚度。毫无疑问,时任总书记胡耀邦的这次考试成绩是不及格的。

胡耀邦上了邓小平的当

据林牧透露,1986年5月24日,胡耀邦在和四川省一些老干部谈话时,提出了实现领导班子年轻化的大胆倡议。他说:「明年,也就是1987年,我们党将要如期召开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会议,我们必须下决心解决领导班子年轻化的问题。党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将有三分之一的老同志退休,110到120名新同志将被选入新的中央委员会,这些同志中将有80%到90%是50岁上下。另外,我们应该让一些年龄在35岁到40岁的更年轻的同志进入中央委员会。...现在,我快70岁了,也到退休的年龄了,那些已超过80岁的老同志,更应该往下退了。有没有全局观念,就应该在这个问题上体现出来了。」这个讲话传到各级党组织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胡乔木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他说:「我们党内像小平同志这样经验丰富、资格很老的革命家不多了。我们这些比他小十多岁的人,充其量只能称之为党的领导人,而小平可以说是我们党的第二代领袖。我不反对民主政治,但民主要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我认为在我们国家政治制度面临转折关头,需要一个德高望重的政治领袖继续领导我们完成这个转变。这也是我坚决要求小平能在十三大继续留在党中央的立场。」

王震、杨尚昆、彭真、廖承志在发言中支持胡乔木的意见。

接着,胡耀邦发表了一篇坦荡、明快、无私、无畏的意见。他说:「党中央领导要不要年轻化,已不再是口头上讨论的问题,而是必须马上着手实行了。如果说过去我在这个问题上表现的含糊,不太明确,容易使大家产生误会的话,那么今天我就十分具体和坦白的讲,我赞成小平同志带头退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带头。只要小平同志退,别的老同志的工作好做。我的总书记任期满了,也下来,充分给年轻同志让路。」

胡耀邦发言以後,邓小平一言不发。聂荣臻说:「小平同志都要退下来,我还留在中央干什么?我也要求退下来。我们这些老同志应该在我国完善政治民主、法制的各项制度和程序中再立新功。如果我们能推动这些成果早日实现,那实在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事情。」

习仲勋说:「法治是现代政府管理社会的最好方式,也是我们走出困境、走向明天的最佳选择。实际上,今天这个会就是在昨天和明天之间选择。我们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是恢复和继续走『全能政府』即『人治』的老路,靠一位伟大领袖发号施令,用计划经济甚至专营的办法去解决经济领域层层盘剥的问题,靠学习领导人讲话或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去解决以权谋私、腐败堕落的问题,用加强纪律去解决思想、理论、文化界的是非问题,如果还是这样,小平同志就是活一百岁也解决不了我们的体制转变。」

讲到这里,王震激动的说:「你们实际上提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還要不要權威!承认不承认小平同志是我们党的最高权威?…」

万里说:「王老啊,你不要激动啊!」「要小平同志掌舵我没有意见,我只想纠正一下,现在要树立的权威不是个人,而是集体。民主才是我们最高的权威。」

接着发言的,杨得志、乌兰夫、倪志福赞成邓退下来。彭真提出了上了年纪的都退只留邓小平一人当代表,陈云、宋任穷赞成彭真的意见。

邓小平眼睛盯着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指名要他表态,赵紫阳只好说了几句违心的话。

这时,习仲勋措辞尖锐的指责邓小平:「防止封建专制披着革命的外衣顽固的盘踞在统治地位。……从现在起,我们应当坚持从人治向法治过渡,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坚持依法治国。为了改革,为了前进和发展,小平同志退出中央,实行退休制,就会给我们的子孙後代又立一次大功。」

邓小平冷冷的说:「说穿了,你们是不希望我再过问中央的事,嫌我干涉你们的工作了是不是?那好,我可以不干,一退到底。」 这与前一年8月邓小平过生日时说的话南辕北辙。

会议在没有达成一致决议的情况下不欢而散。可是,邓小平要把胡耀邦拉下马的决心已经下了。

据说:就在这次会后,王震对邓小平说:「谁让你下台,就让他下台。」邓小平点点头说:「那些做梦都想让我下台的人,矛头必然要针对共产党的领导。这一点,我们必须坚持,即使流血也值得。」

三年后,1989年6月4日,那些要求反腐的学生们真的流血了,有的还被坦克车碾成肉酱。又过了7年零8个月,邓小平咽气前留下遗嘱:不留骨灰。

邓小平说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结果逼胡耀邦辞职

1987年1月16日,邓小平让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主持名曰「民主生活会」实则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逼总书记胡耀邦下台。

胡耀邦是薄熙来的救命大恩人,这个在党内尽人皆知。

1967年3月,中共中央曾发布了《关于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自首叛变问题的初步调查》,认定1936年在北平草岚子监狱履行「签字」手续出狱的薄一波等人为「61人叛徒集团案」。文革期间,薄一波为此吃了不少苦头,而且一直在监狱里呆着。孩子们的升学工作甚至婚姻问题都受到极大的影响。

后来胡耀邦当中央组织部长了,马上批示把薄一波从监狱里放出来,并在1977年左右,胡耀邦着手平反的第一大案,就是以薄一波为首的「61人叛徒集团案」。

据胡耀邦女儿满妹所著的《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第 278-279页透露,当年胡耀邦还曾根据薄一波的请求,派秘书去薄家听了他的申诉;胡耀邦看到谈话记录后,当即写了好几页的批语。

据满妹指出,当年作出要替薄一波平反的决定时,连邓小平也吃了一惊,问胡耀邦说:「哦,这样的案子你也敢翻?」几天之后,连当时中共主席华国锋也打电话「关切」。也就是说,除了胡耀邦,没有人会为了别人去担当这样的政治风险。

胡耀邦替薄一波平反,使薄一波走出监狱重返政坛高层,使薄家7个孩子直接受益,从「狗崽子」立马又成了高干子弟。

但是,在逼迫胡耀邦辞职的政治局生活会议上,薄一波主持会议,斗争了胡耀邦7天半。薄一波在会上还诬蔑自己的大恩人,跑了2000多个县去调研,是「为了游山玩水」。

薄下的刀子让恩人胡耀邦的心一直在淌血。会议到了最后,胡耀邦才明白过来,原来「处理学潮不力,放任资产阶级自由化」等等罪名不仅仅是「严肃批评帮助」而是让自己下台啊。习仲勋拍案而起坚决反对,万里称这是「逼宫戏」。

但当时,邓小平一言九鼎,会议开到了最后,胡耀邦含泪表示愿意辞去党总书记的职务。这场戏才立即落幕。

据现场目击者回忆说,大家都走了,胡耀邦还呆呆的坐在那里,当有人过去小声提醒说会议开完了,胡耀邦边往外走边像个孩子一样的失声痛哭,他说让他最心痛的是会议上攻击他最起劲的那两个没有良心的人,第一个就是被他从监狱里解救出来恢复高位的薄一波,第二个就是被他从地方提拔到中央的王兆国。自此之后,胡耀邦一直心情忧郁。

1989年4月,被保留政治局委员身份的胡耀邦在开政治局会议时心脏病突发送进医院,病情缓解了几天,4月15号因便秘用力过度,导致心脏病再次发作,去世。

在1989年胡耀邦的追掉大会上,薄一波没有出现。据说,伤透了心的胡耀邦家人决不让忘恩负义的小人薄一波来添恶心。耀邦夫人在追悼会上也没有跟邓小平握手。

不到两个月后,发生了六四屠杀学生事件,5月继任党总书记的总理赵紫阳被邓小平软禁,并让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成为党总书记。

不赞成毛被捧上神坛的邓小平自己也不愿意交权。六四之前,邓小平一句话,两位党总书记都下台了。

1989年11月,在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邓小平辞去了最后担任的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把党政军三个最大的职务都交给了江泽民,邓不是就此当了甩手大爷,而是升级为说一不二的婆婆。

随后,邓打算搞经济改革,但江不愿意遵命。于是,邓去南巡,多次不点名的说:谁不支持经济改革,谁下台!总书记江泽民吓到浑身瘫软,马上表态誓死高举邓小平的伟大旗帜!

1993年邓的身体每况愈下,江泽民开始暗中搜罗对自己效忠的人,扩大自己的地盘。1997年2月19日,邓婆婆咽下最后一口气,追悼会上江泽民喜极而泣。

从那天起,一直到今日,三呆婊江泽民在保权这条路上走的更远。

今年邓小平冥诞那天,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两个微信公众号「人民阅读」和「人民日报出版社」都发表了题为《邓小平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文章。

这是在恶心邓小平呢,还是在恶心三呆婊呢?(文/姜青)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人民报邓小平冥诞115周年遭人民日报恶心(多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