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不懂 文革过去了为何还要提?(组图)

文革成为中华文化旷古未闻之浩劫,对文化的摧毁在人类历史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文革成为中华文化旷古未闻之浩劫,对文化的摧毁在人类历史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文化领域的专政”是毛泽东提出来的,内容是反对“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也就是反对中国古代文化、西方文化和其它共产党国家的文化。目的是清除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割断中国人和传统文化的联系,把“炎黄子孙”变成“马列儿女”,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要实行专政,就得先搞“革命”排除异已;“文化领域的专政”也不例外。1966年5月16日,他发出了“文化革命”的通知,由于“封、资、修”有些深奥、不利于推广,1966年8月下达《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时,用“旧”替代了“封、资、修”,明确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等四旧是文革的重要目标。

按照部署,从1966年6月开始,全国所有的大学和中学停课搞“文化革命”,让学生们外出串联,可以白住白吃白坐车。年轻人阅历少、胆子大,最容易被欺骗而作恶行凶。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首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了以串联学生为主的红卫兵,鼓励他们武斗。当天,红卫兵把北京一零一中学教师陈宝坤围殴至死。从第二天开始,红卫兵把北京城内外砸了个遍。8月22日,中央人民电台播报了红卫兵在北京的“伟大功勋”。次日,《人民日报》对此发表了社论〈好得很!〉,全国各大报均以头版头条报导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席卷首都街道”。8月31日至11月26日,毛泽东又分七次接见了来自全国的一千三百多万红卫兵,用“个人崇拜”迷惑、鼓动学生投身文革。随即红卫兵成为文革先锋,文革之风迅速刮遍全国。随着不断开会、下达鼓动文革的文件,越来越多的民众被带动,参与了这场运动。青年们头脑发热,以为“世界是他们的”,在文革中铸成大错。毛泽东达到目的后,1968年底,就把他们扔到山沟里“上山下乡”,连死活都没人管了。

文化革命”一直持续到1976年10月,成为中华文化旷古未闻之浩劫,对文化的摧毁在人类历史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佛教、道教和儒教是存在于中华大地的传统文化,而藏传佛教和回教则在边疆地区流传甚广。中国人的很多道德观念和做人的准则都来源于这些文化,比如来自佛家的善恶有报、儒家的尊老爱幼等都深入民心。文革中对传统信仰的破除,导致人们无从分辨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了。现在如果有人信神,在中国多半会被视为异类。

毛泽东一掌权,就开始在全国拆庙庵、赶僧尼。如浙江建德县,“1949年有寺55座,庵51座。……建国初期,寺庵大部分被拆除或改作他用,僧尼相继还俗。”1966年的“文化革命”,给尚存的佛道胜地带来了灭顶之灾。

1900年八国联军洗劫颐和园时,曾枪击万寿山顶的千尊琉璃浮雕佛像,使之部分损毁;但红卫兵的作为更甚于八国联军:万寿山顶幸存未毁而又够得着的佛像,没有一个幸免。位于洛阳城东的白马寺建于东汉,相传是佛教传入中国后的第一座寺院。旁边有个白马寺生产大队,在“破四旧”中,党支部书记率领农民砸了辽代的泥塑十八罗汉和稀世之宝玉马,焚烧了两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带来的贝叶经。

红卫兵的作为更甚于八国联军:万寿山顶幸存未毁而又够得着的佛像,没有一个幸免。
红卫兵的作为更甚于八国联军:万寿山顶幸存未毁而又够得着的佛像,没有一个幸免。

1966年9月,山西大学的学生到五台山扫荡“四旧”,除了砸庙宇外,将大多数和尚、尼姑斗争了一通。学生走后,当地党组织将289名僧、尼、喇嘛逐出山门,强制遣送回了原籍;湖南衡山县长得知红卫兵要去南岳衡山“破四旧”,抢先赶到并跪在山下,哀求青年们不要破坏那些千年的文物古迹,但没人听他的。衡山一百多座寺庙里的各种珍贵的雕塑品,除了刘备、关羽、张飞三尊恰在部队施工范围内,被苫布遮盖而幸免外,全部被砸毁,那位县长被活活气死;唐代名僧鉴真东渡日本前,曾嘱咐浙江湖州一个寺院主持铸一尊铁观音,宋天圣三年,铁观音铸成,900多年来它不蚀、不锈、不裂,完好如新。近代化验出它含有钛、锰、铬等元素,堪称不锈钢,而建造时间远在西方不锈钢诞生之前。红卫兵用铁锤敲、石块砸、大火烧、钢锯锯这尊铁观音,都未成功。后来“批孔”时,一个青年发现铁观音的双手是另铸成后装上去的,将双手搞下送到废品收购站,换了几块钱。

宋朝末年,蒙古人打到四川,宋人在合川县嘉陵江、涪江、渠江会合处建了钓鱼城,作为全川防御中心。钓鱼城千佛岩上两千七百多尊三寸高的佛像,文革中全部被毁。高近七十米的四川乐山大佛,无人砸得了。大佛背后乌尤寺的五百罗汉却是泥塑的。红卫兵一一去砸,堪称雕塑精品的五百罗汉全变成了无头佛。四川甚邡县建于唐代的龙居寺,山口至寺前的山道,本来古柏参天。1951年,古柏悉数被砍去做枕木。及至“破四旧”,“寺内神像全被捣毁,门前大狮子被掀入溪涧中,所藏经书全部收缴,殿内器具无存,寺宅为之一空。”甚邡县慧剑寺内,有宋代画像和明代高手画的五百罗汉像。文革中这些珍贵的古代壁画均被灰浆涂抹而彻底毁掉。北魏时期修建的天台寺,位于山西代县远离县城的山沟里。“破四旧”者不畏艰险,前去将珍贵的塑像和壁画一扫而空。山西绛县华山脚下,建于唐代的太阴寺内的壁画,“其绘画艺术之高超可与永乐宫壁画相媲美,可惜毁于十年内乱。”

湖南宁乡县密印寺,有唐宣宗御题寺额“密印禅寺”。1934年重修时以“鎏金佛像砖一万二千一百八十二块嵌诸四壁。”“破四旧”时“遭到严重破坏”。湖北新洲县建于唐朝初年占地百亩的报恩寺被毁。陕西省镇巴县建于宋代的篙坪寺,经历代屡次修建,保存至今,毁于1966年。惟寺内的大钟重达六吨,红卫兵欲破不成,方得幸存,是中国现有最大的古钟之一。位于陕西乾县的唐高宗与武则天合葬的乾陵,陵园前六十一尊双手合十的石像的头颅均被敲坏。山东济南市南郊玉函山佛峪有九十五尊隋代石窟佛像,除佛身尚完好外,面部全都在文革中破坏。福建省南平市的明翠阁始建于南宋。四十年代,自空和尚到东南亚各国,一边募缘,一边博览各国寺庙建筑,归来后将该阁修得独具一格。时隔仅二十年,这座名阁就被毁殆尽了。后在八十年代重修。福建德化县的千年古刹灵鹫岩寺,十六世纪重修后成福建的佛教中心,“破四旧”中被毁,八十年代海外华人捐款重修。

哈尔滨市最大的佛寺极乐寺,全部铜制、木制、泥塑佛像,还有汉白玉石狮子和古文物铁鼎,通通被毁。“红卫兵捣毁塔身罗汉浮雕八尊,塔内壁画二十四幅,佛像七尊。”哈尔滨尼古拉大教堂的建筑连同经卷、器皿,全部毁之一旦。陕西周至县境内,有两千五百年前老子讲经并着《道德经》的楼观台。楼观台方圆十里之内,散布着五十多处古迹和道观。文革中楼观台等古迹被毁坏,道士们全都被迫离开。山东崂山是道家圣地。崂山上的太平宫、上清宫、下清宫、斗姆宫、华严庵、凝真观、关帝庙中“神像、供器、经卷、文物、庙碑全被捣毁焚烧。”……

孔子传授的“仁、义、礼、智、信”,被中国历代明君所推崇。毛泽东坐了天下,文革前孔庙已属被破之列。江西崇义县孔庙由明代儒学家王阳明倡导修建,占地长40丈、宽29丈。后人在庙东侧修建了王文成公祠。因王阳明平定过福建、江西的农民暴乱,被农民出身的毛泽东认为是“反动派”,孔庙和王文成公祠在1964年就被平毁。及至文革,1966年11月12日,“全国红卫兵彻底砸烂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革命造反联络站”宣告成立。随后,北京学生谭厚兰带领红卫兵们捣毁了孔子家乡山东曲阜占地327亩的孔庙、24亩的孔府和300余亩的孔林(孔氏墓园),将摔落在地上的至圣先贤们的头颅像踢球一般地踢来踢去,对孔子后人曝尸批判。他们在孔庙、孔府和孔林“共毁坏文物6千余件,烧毁古书2700百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安徽霍邱县孔庙,雕梁画栋、飞檐翘角,龙、虎、狮、象、鳌等粉彩浮雕皆为精美的艺术品。房饰、浮雕在文革中统统被砸毁。吉林市孔庙是全国四大孔庙之一,“破四旧”中严重受损,文革后历时5年方修复。

藏传佛教和回教都是对神的信仰,“文化专政”是容不下的。1958年,就捕杀了青海“为民族、保宗教”的藏民,“把当地寺院基本摧毁扫光”,两万多藏民冤死狱中,约占当时全国藏族人口的百分之一。1959年,又在各藏区大肆拆寺院、斗喇嘛、毁佛像、烧经书。文革期间,“文化专政”对西藏的文化进行了彻底的清理,以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为例,1966年8月,“摧毁了建筑艺术水平较高的文昌庙、南海殿、贡巴寺等四十五座寺庙。烧毁宗教用品及经卷六十八万部(件)……”。8月下旬,班禅喇嘛西藏日喀则的家和青海的旧居被抄光,中央民族学院召开万人大会斗班禅,会中强迫他吃屎。

西藏觉拉寺有藏王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如今松赞干布成了“大农奴主”,文成公主是唐朝皇帝的女儿,是“牛鬼蛇神”。于是那对有1200年历史的塑像就被砸了。新疆吐鲁番附近的火焰山上千佛洞内的壁画是珍贵的艺术品,20世纪初俄、英、德国的商人曾盗割洞内壁画,珍藏在博物馆里。中国人自己干的“破四旧”,却存心让壁画成为废物:将壁画中人物的眼睛挖空,或用黄泥水把壁画涂死。1966年8月,宁夏自治区奉命大拆清真寺,海原县仅4天时间内就拆除清真寺67座、庙宇17座。回族不吃猪肉的传统被指为“四旧”,为了迫使回民养成吃猪肉的习惯,青海省命令回民和清真寺养猪,还规定回民每户每年上交两头猪,清真寺也有交购指标。

“文化专政”还大肆毁坏中华文明古迹。湖南武冈县有个9百年前砖砌的斜塔,该塔七级呈八面角锥状,各级檐下均画有精细的飞禽走兽、亭台楼阁、树木花草,不仅比意大利比萨斜塔更古老,塔身倾斜度也大于比萨斜塔。文革中被一百公斤烈性炸药轰倒了。被《县志》形容为“高耸插天”的江西崇义县文峰塔被拆毁。山东莱阳县高约25米的文笔峰塔被拆除。安徽褒禅山上的大小二塔被炸毁。河南省延津县的明代牌坊,四柱三孔,高大庄严。殿阁式屋顶,脊上蹲兽造型生动。梁柱板壁,浮雕花纹通体皆画,或为飞天仙女、诵经立僧、演奏乐伎,或为闹梅喜鹊、报晓晨鸡、待露荷花。老百姓俗称为花牌坊。这个被公认为“河朔诸县石坊之冠”的牌坊,1966年“毁于红卫兵之手。”上海宝山县城内,宋抗金大将韩世忠驻节之参将署门前的“江南重镇坊”,在“破四旧”声中被拆除。浙江省临海县的六座牌坊全部被拆毁。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们,把颐和园内的三百米长廊及亭台楼阁上的人物画全部用白漆覆盖。

“文化专政”使得全国的狮子都遭了殃。
“文化专政”使得全国的狮子都遭了殃。(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文化专政”使得全国的狮子都遭了殃。运城是关羽的出生地,这里的关帝庙修葺保存得特别完好,门前那对高达六米的石狮子可能是全国最大的。母狮身上还有五只幼狮,是一件艺术珍品。“破四旧”中,那对狮子被砸得肢体断裂,面目全非;母狮身上的五只幼狮都被砸成了碎石块,扔进了臭水坑。大连星海公园一对汉白玉狮子被砸得腿断身残。沈阳辽宁省博物馆门前的一对彩陶狮子被砸烂。湖南宁乡县乡间,桥头多有石狮子为饰物;那些石狮子在“破四旧”中绝大部分被毁。江西安远县宗祠,门前多立石狮,屋脊正中安放小石狮,门楼镶嵌石雕门额,都被红卫兵肆意毁坏。

马克思的传人不是“龙的传人”,因此龙成了“四旧”。河南安阳县明代的九龙壁被砸成了一堵颓壁。吉林省延吉县龙井镇有一眼“龙井”,写着“龙井地名起源之井泉”的碑石被学生砸毁。龙是“四旧”,凤亦受累。广西南宁市邕江大桥的栏杆因有凤凰浮雕而被毁。浙江建德县把商标上有龙、凤图案的商品一概没收,大批商品因而被堆放焚烧。戏装道具中多有龙凤,各地方剧团的戏装道具均在被“破”之列,焚烧戏装之风刮遍全国。北京戏曲学校的学生把龙袍戏衣、凤冠、玉带、朝靴等戏装和各式道具集中到孔庙大院中,堆成一座大山,点起大火烧了个一干二净。湖南宁乡县花鼓戏剧团的戏装道具,绝大部分被毁。

1966年10月,毛泽东表弟贺晓秋的儿子贺凤生从湖南到北京向毛泽东告状,告诉他湖南农村怎样砸老祖宗积攒下来的古董:“毁了好多值钱的东西。接新娘子的花轿砸烂了,凌波床也打烂了,龙凤朝阳、百鸟朝凤的图案打烂了,崭新的双凤朝阳的丝绸被面放火烧掉……绣花鞋裹脚布也当四旧之物展览。注滋口还把花露水、雪花膏当资产阶级用品倒在河里……”“打烂了人家的神龛,撕下天地君师父母的神位……换上毛主席像,供上毛泽东选集……”。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年轻人不懂 文革过去了为何还要提?(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