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学教授们成美国囚徒之路 窃美机密卖给中兴(图)

中兴
中兴(图片来源:Getty Images合成图)

【看中国2019年7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综合报导)天津大学教授张浩盗窃了美国无线技术,并发送给中国电信公司中兴通讯,该技术可用于过滤手机和军事通信中的电子信号。张浩案即将审判。

2015年,天津大学教授张浩、庞慰和其他四名中国公民因涉嫌对安华高和思佳讯进行经济间谍和盗窃商业机密在美国被捕,并被起诉。张浩案将于今年9月10日在圣荷西联邦法庭进行审判。

《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了这位天津大学教授盗窃案的过程。根据起诉书,张浩和庞慰在南加州一所大学读博士期间,使用美国防研究项目的经费研究薄膜体声波谐振器(FBAR)技术。毕业后,庞慰在安华高科技公司(Avago Technologies),张浩在思佳讯公司(Skyworks Solution)担任FBAR工程师。

FBAR技术花费安华高20年 5000万美元

FBAR技术非常重要,当时该技术的市值超过10亿美元。安华高花费了约20年时间和高达5000万美元的研发费用。它用于移动设备,如手机、平板电脑和GPS设备。该技术采用无线信号电子滤波器,允许发送和接收仅针对个体用户的特定通信,而不受电子干扰。该技术既可用于消费者电话,也可用于各种军事和国防通信技术。安华高是一家设计开发FBAR技术的全球供应商。曾在安华高工作的庞慰入选了中共的“千人计划 ”。

天津大学被认为是中共军队在发展和获取外国商业和军事技术方面的一个前沿。起诉书中用“J.Y.”来代称一名与庞慰有联系的天津大学官员。该官员曾是中科院院士,也是天津大学“精密仪器与光电子工程学院”的负责人。起诉书说,“J.Y.与中国(中共)政府有实质性的关联。”

复制一个“安华高”

张、庞等人的通讯信息显示,他们的计划是将“安华高搬到中国去”,在中国复制一个新公司。

庞、张和其他同谋窃取配方、源代码、技术规格、报告、设计图和其它被受害公司标有机密和专有字样的文件,将这些信息在彼此之间并与天津大学分享。

2007年5月25日,他们和张会隋(HUISUI ZHANG,音译,也是被告之一)发短信,让大家为在中国的公司想个名字。

“我想称这个公司‘Clifbaw’,你们想的名字是什么?”庞慰问道。

张会隋让庞慰解释一下“Clifbaw”有何意义。庞回答道:“China lift BAW technology,Clifbaw”(中国窃取体声波技术,Clifbaw)。“哈哈”庞慰笑了起来。

2008年,天津大学官员赴美与张浩、庞慰和其他同谋会面。不久,天津大学资助这些人在中国建立FBAR生产基地,庞、张二人继续在原公司就职,并与天大密切合作。

他们精心策划,通过天津大学的指示下成立的Novana、天大旗下的天津微纳米制造技术有限公司(MNMT)和庞、张等人创办的诺思微系统有限公司(ROFS Microsystem)这三家公司将盗窃来的技术汇集到中国。

2009年,两人从美公司辞职,担任天津大学教授。

天大利用窃取的商业秘密,建造和装备了一个最先进的FBAR制造设施,准备大批量生产FBAR。并从中共国有和至少两家军事实体那里获取了合同。

中兴兜售窃取的技术

2011年,张浩给中兴通讯的一名代表发了一封电邮,并附有PowerPoint演示片,解释他在Novana和天津大学的工作,并强调Novana的BAW产品的重要性和性能。此外,演示片还用具体的安华高产品信息来说明Novana的产品,性能图表是参照思佳讯公司的产品性能。安华高在2016年改名博通有限公司。

张、庞的其它短信揭示,他们还与中兴公司以及至少两家中共军事相关机构合作。

中兴通讯没有回应《华盛顿自由灯塔》的置评要求。

中兴、华为目前是川普(特朗普)政府遏制中共渗透海外计算机和通信网络的目标。

张浩案起诉时负责旧金山分部的联邦调查局特工约翰逊(David J. Johnson)表示,张案揭示外国利益集团有步骤地、持续不断地利用美国境内的个人获取敏感和有价值的美国技术。

“复杂的外国政府资助计划,例如张的活动,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并削弱了我们的国家安全,”约翰逊说。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天津大学教授们成美国囚徒之路 窃美机密卖给中兴(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