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奸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丈夫和我都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今天和大家交流一下,我们在修炼路上如何放弃利益之心,走师父安排的路。

“奸商”

丈夫和朋友们合伙开了一个建材公司。因为某种原因,股东们决定轮流承包管理。我丈夫第一个承包。到今年年底,他和股东们签订的承包合同就到期了。就在眼看到期时,他联系的业务不可能都一下截止,一般的业务都不大,三年期间几乎就都能做完,即便做不完也所剩无几。可是有一项业务在丈夫承包到期后, 还得需要大约十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而且每年的利润可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么大的业务今年才做了个零头,大头都得移交给其他股东去做了。这对得法时间不长的丈夫可是个大关了。在强烈的利益心驱使下,他想和一个朋友借用公司的手续单独建个公司,也就是另立山头,把这个项目包下来。这个朋友欣然同意了。

丈夫回来和我说了这事,我当时也没有说什么,觉的他是个炼功人,会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人家才信得过他,才把这么大的业务给他做的。现在想想其实当时我和丈夫一样,都是有很强烈的利益心,求名的心、不平衡的心、妒嫉心、争斗心、私心,还有更多不易察觉的心。所以当时没有和丈夫从法上认识此事。

一天在打坐的时候,突然大脑中出现“奸商”两字。我一下明白过来,这样做不符合法,立即和丈夫切磋,告诉他咱们不能这样做,师父用“奸商”点化我们了 。师父告诉我们:“过去有个说法,什么“十商九奸”,这是常人讲的,我说那是人心的问题。要人心都摆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应该多挣钱,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劳动所得。”[1]

从师父的法中我悟到,为了自己赚这个大项目的钱,在截止合同之前单独建公司那不就成奸商了吗? 如果是承包合同截止以后联系的业务,我们自己新注册公司,而不用原公司的手续注册,这没有问题,可这是在我们承包期间联系的业务,还要用原公司的手续去建立属于自己的公司就不对了,常人可以这样做,我们修炼人不能这么做。作为一个炼功人,遇到每件事都得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才能同化法,才不会被常人这层理所左右。

师父讲:“大家想一想,你是个炼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标准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你了吧。你是个修炼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层次上的东西吗?那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你。”[1]“人往往认为自己追求的东西都是好的,其实在高层次上看,都是为了满足在常人中那点既得利益。”[1]

通过交流丈夫明白了,认识到,的确不能那样做,就和那个朋友说:单独建公司这件事还是归公司建吧。那人没吱声。丈夫有些闹心,觉的硬坚持不做吧,人家可能会认为自己这么大的利益不赚,太傻了,会不理解;继续往下走吧又不符合法。后来向内找,发现对这个单独建公司的事只是觉的不符合法不应该做,可是这个利益心并没有真正的放下。向内找,深挖自己的私心,再跟那人说这事儿时,对方就说:“你怎么安顿都对! ”

向内找真好!现在公司正在准备筹建分公司呢。

要是换做修炼以前发生这事,即使丈夫不做,我也会让他做。我以前对利益可是看的很重的。别说是这么大的利益了,就是几十块钱、几百块钱都要盘算的,哪能吃这么大的亏,那才不正常呢!在这个道德一日千里地往下滑的社会,谁还会去想自己做什么事对别人有没有伤害,更不会去想怎样做符合“真善忍”了。只有大法能改变人心,才能提高人的思想境界,才能让人懂得做人的道理,才会不贪不占“公平交易”,也才能得到别人的信任,也才是个修炼人啊!

假的就是假的

开发商为了还我们供给他们的建材的欠款,让我们假买他们的底商楼。

有一天丈夫和我要身份证,说是要去贷款,开发商要用,说为了要还我们的欠款。当时我并没听清楚他的意思,只听到是开发商要还我们钱,也没有细问。丈夫把我的身份证拿走了。

在承包公司期间,公司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丈夫一个人在忙活,我从来都没有参与,要是修炼前我可放不下,也许得每天在那盯着。最起码出纳、会计得我自己来做。现在所有的员工都是雇的人。公司的往来账目丈夫要不特意跟我说我几乎不过问。

又过了几天,丈夫说还得需要我亲自去售楼处签字。我仍然没多想就和他一起去了售楼处。丈夫進了售楼处,我在车上等着。一直等到快十一点了售楼处的服务员和丈夫才出来。服务员说叫我去银行签字。到了银行我才知道不光是用身份证的复印件、签字、按手印、我和丈夫的结婚证复印件,还要丈夫的银行存款流水账。身份证不光是复印件,还必须得拿上身份证原件,银行才给办买楼分批贷款手续。

开发商说我们只出这些有效证件向银行申请贷款就可买他的楼,要银行存款流水账的目地是看买楼人有没有能力还贷款。银行核对贷款人出的这些证件若没有问题,就会把楼房售价的百分之六、七十的贷款数额,一次性的转到开发商的账户上,好象一共是四百万左右。然后开发商再把银行打给他的钱还给我们。每月还银行多少贷款,都由开发商付,我们只管拿钱。开发商要还不上银行的贷款,银行要收楼当然也是收开发商卖给我们的那套底商楼。

我当时觉的没什么问题,就同意签字,还按了手印。因为我俩的身份证丈夫都放在公司了,没有这两样证件,银行就不给办贷款手续,这时时间快中午十二点了,丈夫公司还有人等他办事,所以上午就没办成。

从银行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想的是这件事,这才觉的不对劲,可又不知道不对劲在哪里。于是就跟丈夫说:这个贷款手续不能再往下办了,我们得好好想想再说。因为我总觉的不符合大法。

开发商让我们帮忙贷款是为了还我们钱啊,开发商把钱收回来了,我们的钱也还了,这实实在在的楼就在那摆着,也没骗银行,这没有什么不妥呀!可就是觉的有假,不符合大法。假在哪里呢?

又是在打坐的时候,突然头脑里有一念,“假买楼就是假!”我一下惊醒了,啊!是师父看我悟不上去在点化我呢。我立刻给丈夫打电话说,开发商贷款这个忙我们不能帮。师父讲:“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修炼人不能跟常人一样造假,师父让我们在哪都得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不符合“真、善、忍”的事我们绝对不能做。我们自己都不贷款,我们欠客户的钱,宁可从自己家里拿钱付都没有向银行贷过款,何况是这种造假的行为呢!

后来我们把在银行签字、按手印的那些证件都拿了回来。

细想想,丈夫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平时都是随身带着的,那天怎么就没带呢?这不是师父在帮我们吗?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弟子呢!如果那天丈夫把这两样东西都带身上,贷款手续当时就办完了。贷款四百多万,就意味着我们名下欠银行四百多万,加上利息就更可观了。开发商一天还不完这个贷款,我们就得背负一天的债。

师父讲:“咱们不是讲物质不灭吗?在一个特定的空间当中,人们做完这个事情,就是人一挥手干什么事情,都是物质存在的,做什么事情都会留下一个影象和信息。在另外空间里,它是不灭的,永远会存在那里,有功能的人一看到过去存在的景象,就知道了。”[1]好险啊!要不是师父的点化,在另外空间里,我和丈夫的签字、按手印、身份证复印件、结婚证复印件都在那摆着呢。我们是要跟师父走的,大法弟子欠了银行这么多钱,还怎么跟师父走啊!这是多大的漏啊!

是什么心差点上了旧势力的当啊?还不是利益心造成的吗?要不是师父的点化,走错路了都不知道错在哪里呢。修炼人要以法为师,要按照法去修,走的才是师父安排的路。

师父的安排

又因某种原因,股东们又决定从二零一九年开始,公司归大伙集体经营管理,不再继续履行承包合同了。我们是第一个承包公司的,也是最后一个。我和丈夫意见一致,就是让他们没承包公司的股东们每个人三年,一共十多年,在这十多年里,我们只收每年的承包费,不参与管理,也就是说,这十多年里公司挣多少利润我们一分不要,只收承包费。

可有的股东还想让丈夫一起管理,说:“不差你这一个股。”丈夫说,我承包三年了,你们没有承包,如果我再参与管理,我就占便宜了,我帮忙可以。

公司开了十多年了,一直是丈夫在管,有些业务上他们不太熟悉。他们知道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对丈夫放心,还想让丈夫给帮忙管理公司。丈夫说:业务哪里不熟我可以帮忙,用不了多长时间就都熟悉了,一开始跟老客户的业务不熟悉的地方,我可以帮忙,我跟客户签的合同我可以都移交给你们。管理我就不参与了。

丈夫早就想好了,承包到期,不忙了赶紧好好学法修炼。因为丈夫自从得法,一直忙于公司的业务,虽然也做一些大法的事,但是做的太少了。学法炼功时间都不能保证,所以他觉的不能再参与管理公司了,只能帮忙,帮忙毕竟时间用的不会那么多。如果管理就不同,没白天、没黑夜的操心。

丈夫管理公司的宗旨是:保证客户的要求。比如:时间、数量、质量、服务等。就是人家什么时间要货,不能给耽误,不能偷工减料,要保证建材的质量,还要服务态度好,这几年客户对丈夫供货各方面都很满意,评价很高。可是他花在公司业务上的时间太多了,不能再把时间都用在执着挣钱上了。师父讲:“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这个功为什么这么珍贵呢?就是因为它直接长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带的来,死带的去,而且它直接决定你的果位,所以就不好修。”[1]

回想丈夫从承包公司到公司又归回大伙经营,这个过程都是师父的安排。这样丈夫才能全身从公司中退下来,才能有时间学法修炼,讲真相。如果当初他没有承包那三年,他可能以后就得把大部份时间用在忙于公司业务上,根本没时间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丈夫承包三年,就可少管公司十多年,这三年挣的钱,就等于十多年挣的钱。

师父用巨大的承受,顶着巨关、巨难延续来的宝贵时间,让我们不精進的大法弟子赶紧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感恩师尊慈悲苦度!叩谢师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不做“奸商”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