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亲历者:没有正义,这个国家就没有前途(图)

在天安门聚集的请愿学生,空中飘扬的是各大学的旗帜。
在天安门聚集的请愿学生,空中飘扬的是各大学的旗帜。(图片来源:大纪元)

【看中国2019年5月15日讯】1989年6月3日晚,夜色笼罩下的天安门广场上人头攒动。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所长严家祺是他们中的一员。

“后来我知道,那个时候已经开枪了,但是天安门广场有几十万人,根本听不到的,”时隔30年后,流亡美国的严家祺对美国之音说。

军队和装甲车正不顾民众阻拦,从北京城四面八方向天安门挺进。对于步步迫近的血腥和恐怖,严家祺和广场上的人们还一无所知。

接近午夜,严家祺离开广场回到家中,他依然没有察觉到危险。

“睡到晚上一两点钟的时候,突然听到枪声大作,像放鞭炮一样,但是声音大得多,尖锐得多。我们跑到阳台上去看。我们的阳台就在东总布胡同,可以看到东长安街,看到很多闪光,密集的闪光。我当时就知道,开枪了,感到中国发生变化了,”严家祺说。

那天晚上,北京五棵松附近人山人海,借着昏黄的路灯,王军涛看到一辆抛锚的敞篷军车。军人不断地从军车上扫射。

“老百姓弄了几车砖头,匍匐前进,‘一二三’一块站起来,‘哗’,那砖头真的像雨似的砸上去,”他回忆着当时的场景,“那个砖一上去,战士噼里啪啦就往外打枪。”

整整30年过去了,后来被当局视作天安门运动“幕后黑手”之一的王军涛依然记得躺在路中间的那具尸体。

“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死不瞑目。他的脸看着天,头流着血,”王军涛告诉美国之音,“我觉得头皮发麻。我知道一个沉重的日子进入中国历史。中国的政治可能要有一个大倒退。”

6月3日晚上听到开枪的消息,王丹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

“不断有同学在长安街找公用电话打过来,说政府已经开枪了。一开始,我还不相信,到后来越来越多了,当然我知道这就是真的了。当天晚上即使这样,我还是不敢相信,”他说。

开枪几天后,这位前天安门抗议运动的学生领袖依然无法从巨大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大概有两到三天的时间,没有什么想法。因为你知道,震惊如果太大的话,脑子会变麻木的。所以那两天我基本上什么都没有想,完全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太过于震惊了,”王丹对美国之音说。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六四亲历者:没有正义,这个国家就没有前途(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